梁十

【楚路】On The Top(粉丝楚x明星路)(中)

前言:感觉这个走向不是要happy ending的样子啊···

答应我不管结局如何(不要砍死我)原谅我好吗。


“你说你是我的粉丝?”在经历了否认、反抗、挣扎无果后,路明非只好认怂的承认,让楚子航先放开手,然后颇为无奈的靠在自行车边说。

“是的。”楚子航说,“我···我叫楚子航。”

“很高兴认识你。”路明非心里狂奔过十万个草尼玛,他习惯性把口罩往上提将兜帽往下拉,使整张脸几乎都被遮住,“额,你要签名吗?”

“我不是狗仔,也没有录音笔什么的,”楚子航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想要解释却苦于平常不怎么说话一到关键时刻就舌头打结,只好拉着路明非的胳膊不放手,“我就是···很喜欢你。”

“谢谢你的支持。”路明非很官方的回答了,拽了胳膊对方却没放开,他心里暗暗叫苦,想找个机会给芬格尔打个电话求救,“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

楚子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真的有很多很多话要说,这个幸运的夜晚简直在他心里发着光;同时他又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消除对方心里的怀疑,急的额头冒汗。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道:“你用‘夕阳的刻痕’这个假名出过一首歌《Yesterday》对不对!”

路明非顿住了:“什么嘛···没听说过。”

楚子航继续说道:“我听过这首歌,你刻意压低了声线,但是音色没有改变。并且这首歌是2014年发行的,那个时候你的微博上说正在尝试新唱法,还去美国卡塞尔音乐学院学习了一段时间,这首歌是那段时间里你的一个尝试品,后来的《summertime of our lives》是新唱腔成熟后的产物——然后这支专辑之后你演了第一部电视剧《火之晨曦》,你在里面演的是那个富家少爷,第五集的时候第一次出场,对不对?”

路明非沉默了一段时间,楚子航放开他的胳膊改成抓着他的衣角,用满心的诚恳看着路明非说:“我真是你的粉丝。”

 

“好吧好吧,你先放开我好吗?”路明非举起双手,“你很细心,我挺感动的——其实第几集出场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楚子航慢慢松开手,眼睛直勾勾盯着路明非生怕漏掉一分一秒看他的时间,觉得每一次眨眼都要错过一次看他的机会。六年来梦里见到的人终于近在咫尺,楚子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个太过美妙的梦。

可是他不仅仅想做一个遥遥观望转眼就被路明非弃之脑后的小粉丝,他想离他更近一点,更近一点。

“那个,要合影吗?”路明非摘下口罩笑了笑,“呃,楚子航?”

天啊他用他的声音念出我的名字了。

楚子航努力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克制着莫大的欣喜点了点头,就在楚子航拿出手机准备和路明非拍照的时候,路明非突然反手拿过他的手机,一把把自行车推给他:“快上车,那边有记者。”

楚子航反应很快,路明非戴上口罩拉上兜帽跨上自行车后座,他翻身上车就蹬起来了。

“往哪儿骑?”楚子航边飞快蹬着车边问。

“哪儿都行!”路明非回答道。实在不是他想要带楚子航一起跑,而是在外面跑了一天双腿已经很酸了蹬车也蹬不快,而把楚子航留在原地会容易落人话柄被抹黑。

不得不惊叹于楚子航的体力,看起来高高瘦瘦脸色苍白的青年在自行车后面带一个男生还能骑这么快,看起来也是个经常锻炼的人。路明非说有记者是因为看到几个扛着设备走过来的人,并不一定是狗仔,但是他还是想快点跑,省的到时候麻烦。

很快把那些人甩在身后,自行车骑过街边路灯,路明非摘下口罩让迎面吹拂的夜风拂在脸上,听到头顶楚子航的笑声。

路明非微微笑起来,敲了敲面前人的脊背:“喂,笑什么?”

楚子航说:“我很开心。”他低下头看车后座那个青年,一直冷淡的脸上漾出一个柔和的笑容:“能看到你,我很开心。”

其实楚子航长得很好看。

路明非在舞台上的确光芒四射,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是精良包装和化妆之后才会有这样的效果,真正素颜时顶多称得上清秀,还常年挂着黑眼圈看起来很萎靡的样子;而楚子航,他是那种俊美的学生模范的好看,有种无法言说的干净清冷的学生气质,一种未经世事磨砺的青涩气息。

路明非在心里叹了口气,在娱乐圈混的人已经谈不上干净两个字,现在看到楚子航清俊的面庞,他几乎有种嫉妒的错觉。

 

“喝啤酒,冰汽水还是热橙汁?”楚子航把自行车停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门口,“我请你。”

路明非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长凳上,声音柔软而沙哑:“热橙汁吧,保护嗓子。”

“其实深夜喝啤酒最好,”楚子航把橙汁递给他,坐在他身边打开汽水的易拉罐,“但是不喝也罢,干杯。”

“干杯。”路明非笑起来,拉下口罩喝了一口,“谢了。”

“真可惜,没有合照到。”楚子航说,“现在照可以吗?”

路明非点头,把之前夺过来的手机还给楚子航,眼尖的瞥到按亮手机后屏保是他的一张写真:“哇,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楚子航抿了抿嘴,似乎是有点害羞,果然解锁后手机壁纸还是路明非。两人借着灯光合了影,路明非咬着吸管说:“看到我这样,偶像形象是不是崩塌了?”

楚子航注视着他:“没有。我喜欢这样的你。”

 

每天都会收到很多很多的赞美和告白,路明非已经对这种话免疫了。他有的时候想,也许他已经分不清真心告白和一时狂热的区别。

 

他觉得自己就像在做一个行走在云端的梦。

 

路明非听过很多很多流着泪水的告白,看过很多对他生活上每一点都关心的留言,拆开过很多满怀着少女心和憧憬写成的信,灯光聚在他身上,让他光芒万丈。

可是暗夜里他仍然是那个孤身骑着自行车穿越大街小巷的人。

如果有一天他不遵循诺诺的嘱托呢?如果他能放开了在大街上抽烟说脏话被拍到呢?如果他素颜萎靡的样子暴露在大众面前呢?如果,如果那些灯光不再聚集在他身上——而他只是个懦弱阴郁的普通人呢?

他也看过很多抹黑自己的帖子,看过很多评论区恶毒的诅咒,看过很多对他嫌恶不屑的眼光,在被狗仔追着拍摄私人生活时也曾气急崩溃,在被上面施压必须炒作的时候也曾无奈哭泣。

他只是个人罢了。

 

你们爱的到底是那个大众偶像还是这个脱去光环后和普通人无异的路明非?

 

他站在舞台上演唱时突然很想对下面情绪高涨的粉丝喊出这句话,可是他没有那么做。

粉丝是纯真无知的,他们是真挚的爱着这个“路明非”的啊,他们为你的点点滴滴哭泣欢笑啊,哪怕你知道那只是虚幻的假象——可是你总不能这样随意践踏别人的赤忱,不是吗?

路明非侧过头,今天笑着面对记者脸上肌肉都笑酸了,可他还是对楚子航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嗯,谢谢你。”

 

TBC

2017-08-31
/  标签: 楚路
7
   
评论(7)
热度(129)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