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奢望(上)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微笑着说,我有些紧张的攒紧了手里的录音笔,直视着他。
他那张过分清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龙血减缓了他的衰老,我看不出他的年龄,只能从之前整理的资料中推断他已经四十五岁,但是他的脸庞看起来那么年轻,像是学校里会擦肩而过的普通学生。
上天真是眷顾这个男人,我在心里感慨,经历了那么多听起来就惊心动魄的事情,作为神话的主角,他有一双阅尽沧桑的眼睛,有强者的平静和从容。
我深吸一口气,这次采访的机会我争取了很久,能够面对面和这种传说级人物交流,这会是我一生的荣耀。我也曾自认为自己是学院里的佼佼者,但是在这个男人的光辉下,之前骄傲...

2018-03-24
/  标签: 楚路龙族
2

【楚路】永无天日(暗恋,无实体恋情)

私设如山,ooc如山

瞎几把写,求轻打


01·

暗恋就是一件除了你喜欢的那个人谁都知道的事。


02.

路明非把试卷裁成两份,拿其中没有名字的那一份折成纸飞机,百无聊赖的向窗外掷去,被走廊里的芬格尔一把接住摊开,果不其然上面满满写着楚子航的名字。他吹了个口哨,重新折好飞机,用力送出让它向隔壁楼飞去。

隔壁楼的一个男生被纸飞机砸到头,满脸愠色的捡起来看了一眼,大概骂了一句什么,随手向更底层甩去。

路明非坐在教室里,让额头靠着冰凉的窗户,看着那只命运多舛的纸飞机摇摇晃晃到楼底。他也没说什么,坐下来订正还幸存的那半张卷子。芬格尔拎着可乐进来,一屁股坐在路...

2017-10-04
/  标签: 楚路
10

2009年10月1日,在合肥南站候车大厅错过了人生中最有感觉的一个人。我看了他很久,他看起来很淡漠的样子,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戴着耳机。我们之间有一两次短暂的对视,却不敢上前跟他打招呼,动车D3717,13:44开,检票的时候他还在我前面,我看着他上了4号车厢,但是在车上我没有敢去打招呼。直到我出站的时候,忽然之间感觉好像失去了全世界。...


2017-09-21
/  标签: 楚路
2

【楚路】On The Top(粉丝楚x明星路)(下)

 前言:文中所有歌都是确有其歌,只是不是明非唱的。

那年中秋,楚子航躺在宿舍的床上,室友都回家过节了,他妈妈和继父去国外度假,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点开手机,手机的桌面壁纸是那张昏黄灯光下的两人合影。带着兜帽衫的青年对着镜头笑着,修长手指勾下口罩露出脸,像素模糊的照片里的他看起来有点疲惫颓废,但仍然清秀而腼腆。

楚子航注视着照片,轻声说:“节日快乐,明非。”

 

中秋节的晚上路明非推掉了《屠龙少年》剧组的杀青宴,他向大家挥手告别,制片人追过来非要和他喝两杯,路明非连连推辞自己不胜酒力,最后还是不怎么说话的绘梨衣出口让他脱身:“别逼他了,他不会喝酒。”

制片人露出...

2017-09-01
/  标签: 楚路

【楚路】On The Top(粉丝楚x明星路)(中)

前言:感觉这个走向不是要happy ending的样子啊···

答应我不管结局如何(不要砍死我)原谅我好吗。


“你说你是我的粉丝?”在经历了否认、反抗、挣扎无果后,路明非只好认怂的承认,让楚子航先放开手,然后颇为无奈的靠在自行车边说。

“是的。”楚子航说,“我···我叫楚子航。”

“很高兴认识你。”路明非心里狂奔过十万个草尼玛,他习惯性把口罩往上提将兜帽往下拉,使整张脸几乎都被遮住,“额,你要签名吗?”

“我不是狗仔,也没有录音笔什么的,”楚子航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想要解释却苦于平常不怎么说话一到关...

2017-08-31
/  标签: 楚路
7

【楚路】On The Top(粉丝楚x明星路)(上)

前言:点梗。
《on the top 》实际上是LIZOT和Emelie Cyréus的歌曲。
我真的不会写娱乐圈。

 

路明非窝在化妆间的椅子里,他的私人化妆师零猛地推开化妆间的门: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路明非笑了笑:“没事没事,不急,等发布会开始还要两个小时呢。”

零拎着和她那娇小身躯差不多大的化妆箱,轻轻松松单手抬起箱子搁在桌子上:“开始吧,诺诺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通知你一下,粉丝互动环节结束之后导演和主办方希望你出面唱一曲带动粉丝情绪。过来坐好,芬格尔马上把衣服带过来。”

路明非乖乖的坐过去,零抬起他的脸:“闭眼,对,明非你黑眼圈这么重是不是昨晚又...

2017-08-30
/  标签: 楚路

【楚路】鸢尾(花吐症paro)

前言:花吐症paro.

诗句部分选自席慕蓉《鸢尾花》。

 @-疏桐朗月  点梗。对不起没有虐路总!!我真的不会写虐啊!!非常抱歉qwq


(请保持静默 / 永远不要再回答我)


路明非盯着漱口杯里那朵蓝色的花瓣,喉间钝痛,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的诡异感觉仍然残留着。花瓣的颜色偏向蓝紫,在光下略带透明。他拈起花瓣,手中触感光滑而柔软。

路明非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吃下和花朵有关的任何东西。何况这片花瓣实在太新鲜,花瓣末端还沾有被扯下时的丝丝浅蓝色花汁。

如果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发生,绝对是和某个小恶魔有关。路明非站直身体道:“路鸣泽...

2017-08-27
/  标签: 楚路
9

点梗

emmmm。
辣鸡如我还有人fo。
感恩。
不开车,其他任意。

『伏八』『楚路』『菊耀』

占tag抱歉!

  1/3  
我的出生是为了做我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