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有一句想说的话。

乱七八糟意识流。

高中三年谈过又分的楚路。不知道在写什么。

***

你有时间吗?

我有一个关于夏天的故事要跟你讲。

这个故事有整整十二年那么长,但是我只能用六月里的两天,把仓促的结局告诉你。

其实结局仓促也没有关系的。

很多故事往往只有开头,然后散场。

有个结局,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吧。


***


一一青春,很多人说,它说起来太短,而岁月又太匆忙。

....人矫情起来怪恶心的。哈哈。

没那么匆忙吧,如果你不经常发呆的话。


一一概括一下自己的青春?

嗯,大概就是,不那么精彩,但我不后悔的一段日子吧。


一一有没有什么让你难受的事?

有啊。欠很多人的对不起和谢谢,都没有机会再讲。


一一有没有疯狂爱过的人?几个?

有。...这种事情还能有好几个吗?


一一怎样的人呢?

他很好。


一一现在还在一起吗?

分开了。


一一能冒昧的问一下原因吗?

他太好,我配不上。


一一想要复合吗?

别扯了,现在越来越配不上。


一一换个话题,高中三年有没有什么让你特别记忆犹新的事呢?

....元旦晚会的时候,校长的假发被风吹到观众席,正好掉我脸上。本来没几个人注意,但主持人是我舍友,话筒忘记关,在后台哈哈大笑还开了一个巨冷无比尴尬无比的笑话,然后我的名字就通过学校广播响彻云霄。从此我的学弟学妹都记住我是那个和校长假发息息相关的男人。


一一的确是件让人记忆犹新的事呢。自己有没有过什么特别帅气的举动呢?

为了护着班上的女生不被混混骚扰,和混混们干了一架,我一挑六。


一一好酷!然后呢?

被揍的体无完肤。我又不是李小龙啊。


一一...蛮现实的结局呢。嗯,时间限制,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路明非先生,谢谢你的参与,最后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呢?通过我们电台向某个人说句什么?说不定他就会听到呢。

....真的要说?

一一大胆一点嘛!



路明非局促的清了清嗓子:

“那个...师兄,如果你真的听得到的话,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憋了高中三年都没有说,后来也没有机会说。哈哈,不过你不一定听得到。听不到就怪你自己咯。我真的说了啊…听不到就算了。那个,嗯...”



(特别特别小声的)“我还爱你。”















2017-04-04
/  标签: 楚路
3
   
评论(3)
热度(24)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