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猿美】硬币(黑道伏见X卧底美咲)

硬币(下)

...我可能写了假文章..找不到feel...

第一次弄超链接:

(上)http://llc1028.lofter.com/post/1dcc88b2_de631dc

(中)http://llc1028.lofter.com/post/1dcc88b2_dea1851

(番外)http://llc1028.lofter.com/post/1dcc88b2_def003a

+++

一一他最后问我后悔吗。其实我哪有机会后悔,硬币抛出去之后,就只能看老天的意思。

+++


SIDE:A


Lucy说要赖定八田美咲,于是下班后跟他在山风拂面的公路上开快车,把自己做好的寿司拿给他吃。听见他抱怨开车没手吃啊,就带上手套拿起一块寿司送到他嘴边,叫他张嘴。

唔...开车吃东西违规啦。

你都没驾照,怕什么违规。她笑着讲。

没驾照你也敢坐?

我不怕死啊。

八田美咲慢慢吃完那一块寿司,Lucy替他伸手揩去嘴角肉松末,神情温柔专注。她看着他把车停在路边,面红耳赤的跟她讲:我...我下去抽根烟。

她坐在车上等,因为耳力特别好,所以听见隐约传来的压抑哭声。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伏见在本家待了两个星期,八田美咲只知道他没有危险,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组里的事情全部落在他头上,他行事很方便,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

心底却有不安情绪慢慢涨满。

伏见回来的那天开车载他兜风,跟他讲下个月可以去欧洲玩。八田美咲笑问有什么好事,伏见讲的很平淡:老爷子要把本家给我。

于是八田美咲的笑就僵在脸上,好像雕像停滞了时间,过了好久才找回表情:

蠢猴子开什么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伏见伸手拿到扔在后座的鉴定报告递给他。

八田美咲仓促看完报告,拿报告的手指微微颤抖。

他说:这种运气真是比中五百万还难得诶,怎么就给你遇到。

嗯。

...早知道你身份厉害,我就该早跟你混啦。

美咲。


...干嘛。

伏见抬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看到八田满脸都是湿的。

我太替你高兴啊,混那么久终于有出头日啦…

八田美咲笑着用袖口胡乱的擦脸,可是好像怎么都擦不干净。

伏见叹了口气,伸手揩他眼泪,指尖在他眼角擦过,八田觉得好像被小猫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

我们去欧洲,就不回来了好不好?

八田愣住,眼睛瞪圆看着伏见,看他脸上写满认真神色,看他笑的嘴角弯弯目光温柔,真的是邻家男孩天真乖顺。

那个瞬间他的声音好像被什么人给偷走了。

也好像听见有什么人在他背后冷冷的笑。


笑他们都已经没有退路,还要编一个美梦骗自己。          


可是坐在车上看着伏见的眼睛,八田还是坚定的说:好。

伏见就笑,伸手摸他额发: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叫什么叫,烦死啦。

他别过头,把痛苦神色埋到眼底。

我开心啊,好像做梦一样。伏见难得笑的好甜。

八田美咲也笑。

他想自己一定笑得很难看。


伏见越来越忙,在本家留宿的日子也越来越多,八田理解他最近责任重大,不去打扰。大概又过了半个多月,八田在公寓喝可乐打游戏,忽然接到伏见电话,电话那头他好像兴致高昂,告诉八田事情都办好,老爷子身体虚弱迫不及待找接班人,今天签了文件把手上公司和场子都转给他。

然后伏见讲,现在他有了家主的地位,只要半个月就能把他们以前案底洗清。

伏见讲,美咲我们马上就要去欧洲啦,你高不高兴?

八田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的那个纪念日…要到了。

他们每年只要有机会就会庆祝那个日子,因为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生日,生命里没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就把这个日子当做他们的节日来过。

电话那头的伏见愣了愣:啧,最近太忙差点忘记。放心啦美咲,那天我回来陪你啊,这次给你一个真的surprise。


后来八田美咲想,自己是有多疏忽,才能忽视那通电话里伏见颤抖的声线。

他明明不是太高兴,而是太难过。


伏见回来的时候是负伤。他整件衣服被血浸透,走一步都有淅沥血落像小溪。开门看到八田美咲站在落地窗前专注的看新宿灯火通明,楼下警车灯光闪烁。

美咲。伏见走到他身后,把空膛的手枪随手甩掉,轻声叫他。

八田美咲转过身,看他伤的惨状,第一次没有火急火燎为他找急救箱。

伏见很明白的笑起来,舒展开眉眼,神色温柔问他:

后悔吗?

八田美咲背对着光,整个人埋在阴影里:

不后悔。


我以前讲,要是我被条子逮到,你要跑得远远的,其实想想也不必。

不过我是认真想和你去欧洲。

伏见顿了顿,喊他的名字:美咲。

什么?八田美咲问。

你以前问我看没看够,我觉得现在还是讲出来比较好。

我还没看够啊,明明都看了一辈子还不够。

都怪我的一辈子太短了。


伏见站在原地看着他不再说话。八田美咲张口,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可是那些话在他看到伏见额头上的红色光点时全被硬生生咽下去,他只能瞪大双眼。

伏见张开双臂,像是等着八田扑过来拥抱他,他笑说:

美咲,surprise一一



SIDE:B



Lucy在银行沙发上坐着,因为这里禁烟,只好百无聊赖的嚼口香糖。八田美咲在和银行负责人交谈,负责人说要开保险柜必须有当事人签名。

哪里去找当事人咯,人都死掉。她想。

八田美咲交涉无果,怏怏回来坐着。

怎么办,校长。

Lucy笑,她知道自己笑起来眼角已经会有细纹,毕竟她已不年轻,但是她就是喜欢笑:项链给我。

八田愣了愣,伸手摘下项链。

果然戴的很久,棱角都磨平。项链带着身体余温,Lucy伸手摸了摸确认一下,喊负责人:喂,拿印泥过来。

十字架底部在印泥里按下,Lucy拔出来,在文件下面当事人那一栏又一次用力按,留下一个小小方章,纤细印痕刻着一个M。

M,MISAKI。

负责人收回文件,请他们去开保险柜。

八田沉默的看着项链,Lucy还到他手上:收好。


负责人打开保险柜就离开,并不往里面看一眼,诺大房间里除了满墙的保险柜就剩下八田和她。

Lucy本以为保险柜里多少也该是什么钱啊房产啊留给八田美咲的东西,所以也没有什么兴趣去望。她知道伏见的钱是从哪儿来的,不过要是留给八田的钱她就不想深究。

都是可怜的孩子。

可是她还是猜错了。

八田美咲一直站在保险柜前,长久的伫立和沉默让她感到不安,于是向前靠近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保险柜里很空,里面只有一份泛黄的档案,那档案她很熟悉,每年都要从她手里过上千份一一


八田美咲,东京第一警察学校第四十一届毕业生。


她愣在原地,那是八田美咲本该被封存在警署保险箱里的资料。

转头去看时,原本每次做完心理治疗都会偷偷哭的大男孩虽然浑身微微颤抖,此刻却没有一滴眼泪,只是下嘴唇被咬到要烂,细细的血丝像是从心里溢出来。她突然觉得心酸,伸手揽住橘发男孩,扬言自己喜欢笑的女人不觉间竟然哽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对不起。八田,是老师对不起你。

八田美咲仰起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滑过皮肤有种痒痒的感觉。

像小猫在挠,挠到心上满是血痕。


他好像看到那个青年在笑:

我知道你准备了天罗地网,但是我自己愿意往下跳。


八田美咲想到很多。

想到国中是和伏见抛硬币决定谁先吃便当,想到伏见对他莽撞的告白,想到两人分别的那三年,想到警校里有很多漂亮的香樟树,想到再次相遇时伏见握住自己手腕的温热掌心。

他想到和伏见混的六年里的每一分钟每一秒,两个人开车狂飙在公路上唱歌,会在落地窗前接吻做/爱,深夜帮彼此包扎伤口,买一瓶可乐都要抢着喝。

他想到无数个睡不着的迷茫的夜里冰凉的十字架被自己用手心捂热。

他想到自己说过再也不叫他死猴子,因为不想他死掉。


要是能再回到那个预谋好的夜晚,伏见指着门对他说“你现在走掉我当你没来过”的时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走掉。

因为硬币抛出的瞬间就决定好了的结局,实在是太残忍。

八田美咲想,他真的接受不了,真的。



SIDE:A and B



那个橘发男孩最终还是哭出来。没有声嘶力竭没有嚎啕,只是闭着眼睛安静流泪,和以前任何一次哭泣都不同的,没有一点哭声。

他好像断断续续说了什么,Lucy耳力很好,所以全都听到。

他说:蠢猴子我要告你。

他说:告你杀人啊。



告你最终还是让那个叫八田美咲的橘发少年为你陪葬。




—Fin—







FT:写完了。终于第一篇写完的文。(心力交瘁跪)

写这篇的时候在听dying in the sun,很悠扬的调子,也不觉得故事有多悲伤。本来是给自己准备写的长篇猿美黑道AU《千里追伏》的大纲,结果写着写着变成不同的故事。其实因为想快点写到结局,所以很多地方没有交代完善,不过马马虎虎啦。本来还想写尊哥他们,结果篇幅不够了……

这个梗来自我自己对港台片的吐槽:卧底就不会和老大一起跑路啊,非要一死一心伤。结果写下去才发现真的控制不住剧情,根本没有办法嗨皮恩叮。

卧底和黑道,好像真的是黑白不两立啊。

嗯...让美咲当卧底是因为好像大家都觉得伏西米更适合卧底工作,所以小小的特立独行一下。不知怎么的变成港台风,希望不要太违和。

所有黑道相关都是我编的,要怪请怪港台片荼毒青少年。不过项链底部是印章的这个梗好像是哪部电影里的,借用一下。

享用愉快。我真觉得这是个愉快的故事。

Ps:日后的《千里追伏》也请多多支持!


















2017-01-25
/  标签: 伏八猿美
25
   
评论(25)
热度(59)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