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猿美】硬币(黑道伏见X卧底美咲)

硬币(上)

大概是《千里追伏》缩减版(?)

黑道伏见X警 察卧底美咲

(中)http://llc1028.lofter.com/post/1dcc88b2_dea1851

(下)http://llc1028.lofter.com/post/1dcc88b2_ded38bd

+++

一一他想他们大概就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一面是花一面是字,心事不一。

一一可是那枚硬币明明两面都是字哦?

+++


SIDE:A


那时候伏见猿比古穷到只能靠每天一桶泡面残喘苟活,接一些见不得人还薪水低的可怜的单子,在便利店买一瓶可乐都要犹豫不决好久,惹得售货员小姐翻眼看他。结账的时候明明听见她说“死穷鬼”,伏见也只是摸出终端十指如飞豪不理睬,在终端屏幕的反射中看到自己邋里邋遢的发型和过分苍白暗淡的脸。

他搞成这副样子是为了躲喜田组的追杀,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些恶意。

提着新买的杯面和可乐出了便利店,伏见把外套的帽子戴上去,帽子压的很低,阴影遮住他的脸。加上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和手指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朋克风戒指,完全是厌世的流浪少年模样。

暮色时分他自信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的样子。却听见后面有声音响起,分明是在叫他,离得那么近,声音熟悉到让他发狂。

喂...!猴子!是你吧!

他没有回头,只是加快步伐。

你跑什么?蠢猴子!我说...



猝不及防之间伏见转身扣住那还在吵吵嚷嚷的人的手腕,骨感纤细的触感让他咂舌,与此同时却飞快跑起来。被莫名其妙拉着跑的橘发少年还很迷惑,只是习惯性的跟着他跑,在夜风之中开口:

哇靠!死猴子你跑什么啊?!

他不搭话,一味的往前跑,熟悉的在街巷之间穿梭,最后推开一家又脏又旧的旅馆后门,强硬的拥着那人转身进去,甩下便利店的纸袋,反手扣上门从怀里掏出手枪,屏住呼吸等着。

很安静,橘发少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低头被他的另一只手揽在怀里,还记得压低声音喘息,直到附近仓促杂乱的脚步声慢慢听不见,他才蔫蔫的小声询问:

猴子,我是不是给你惹事了?

伏见不动声色的扫他一眼:没有,迟早也是要被发现的。

只不过你的出现让这个迟早提前了很多而已。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少年不再说话,好像有点愧疚的低着头。伏见把手枪收起来,放开揽着他的手,八田美咲顺势脱离他的怀抱。怀里忽然空落落的,伏见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你怎么到这边来了?带着八田美咲上楼的时候伏见不痛不痒的问。

打工被涮了,到这边来找机会咯。

八田美咲恢复了活力,毫不在乎的说。伏见又看他一眼。窗外吵闹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伴随着虚假的欢声笑语。这里是新宿治安最差管理最烂的街区,到这里来能有什么机会?

你想混黑?他推开房间门的时候问。

只不过没人带我混啊。八田美咲理直气壮道。有机会就好了,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怕的。

就你的身手,上街一刻钟立马被人砍死。

伏见语气淡淡,伸手迅速收拾电脑和数据线,通通塞到一个黑色大包里,能拷贝的数据全部拷贝到移动硬盘里,原始硬盘被他塞进水桶。八田美咲好奇的坐在床上,歪着头看他:

你被追杀喔?黑了人家电脑拿情报卖钱了啊?

啧,没那么拽,我从中牵线而已。

有够倒霉诶,你打算怎么办?逃到国外?荒野求生?带我一个啊!



你不行的。伏见抬眼。

切,看不起人?你现在也好不到哪儿去嘛。

伏见掏出终端调出消息,终端网页变动到光暗交替之间他突然微笑:美咲,这可说不准。

怎么怎么?来不及反驳他对自己的称呼,八田美咲好奇地凑过去想要看。伏见低头看他,趁他不注意反手制住他肩膀,两人脸挨得很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在八田美咲暴动反抗之前,伏见一字一句低声问:

你记不记得以前答应过我什么?

八田美咲愣了愣,伏见扣住他肩膀的手指慢慢用力扣紧,带着威胁的味道:

你又出现在我面前了。怎么?你愿意了?

什么?

八田美咲突然回想起来自己曾经气急败坏的赌咒,少年略带稚气的脸庞瞬间憋红。



现在出去,我当你没来过。

伏见直起身指着房门,八田美咲尴尬的站在原地。他手足无措的习惯性抬头看伏见表情,可惜对方只是紧抿嘴角,面色冷淡。橘发少年握紧了拳头,咬着下唇犹豫了几秒,终于还是别过头,闷闷的说:

走屁啦,跟你混啊。

伏见的手指都在颤抖。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又好像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到晕,或者是走在路上捡到中了五百万的彩票。心里满满的欣喜,好像充满气的氢气球,随时都能飘起来。

可是他克制声线努力装作平静的问:真的?不怕死的?

不走就不走啦,你好啰嗦啊,问那么多!小狮子一样暴躁的小家伙用拳头愤愤砸他,气急败坏的嚷嚷,耳朵红通通的。

完蛋了,这辈子的运气用完了。伏见伸手强硬的抱住八田美咲,紧紧的抱住他,低头去吻他的发旋,心里如是想。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



伏见第二天就带八田美咲回了自己的公寓。

美咲在宽敞明亮的公寓里好奇的看来看去:猴子,你不是要逃命吗?怎么还敢回来喔?

刚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伏见懒洋洋的说:问题解决了啊。

你怎么做到的?!昨天还在跑路诶!

...美咲,你以为人人和你一样蠢啊。

我揍你诶!

八田美咲象征性的挥了挥胳膊,隔着落地窗看新宿的车水马龙灯光灿烂。

喜欢夜景?伏见走到他身后,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这房子要好贵的吧?八田美咲感叹,你们组织真好,还分房子。

呵,想得美。伏见轻哼。我自己买的。

....你好厉害啊猴子。

跟我混的话,马上你也能买得起了一一不过你还是要和我住。伏见轻轻吻他脸颊,八田美咲笑着闪躲:诶诶不要闹啊!


伏见把他压倒在地板上,低头吻他橙色额发,温柔缱绻像小猫轻轻挠着人的心窝。

八田美咲抬头和他对视:...干嘛?

伏见就笑,眼睛里盛满光好像要溢出来,嘴角弯弯神色认真的时候完全是天真乖顺的大男孩模样:你不知道?

告你猥 亵未成年喔。八田别扭的别过头不看他。

我比你还小诶,要告也是我告啊。伏见好笑的说。

哇,黑社会你告什么?八田美咲眨眼。

伏见低头吻他的唇,慢慢深入,两人唇舌交缠,空气都似乎甜的发腻。伏见在分开的空隙微微有点气息不稳的说:告你偷窃。

告你过了三年,还要回来偷我的心。


SIDE:B


知不知道八咫鸦?

我靠,谁不知道啊?那个伏见组副组长一一超狠的,上次收贷的时候,不是把小山的手指头一节节打碎了么?那惨叫他们组的人都听不下去,他一点都不怕,还笑嘻嘻的,好恐怖啊。

哪有他们组长恐怖?最近伏见组生意真的越来越大了,现在东边起码十几条街都是他们的,上次他们内乱械斗你没看见吧?他们组长把带头的那个人眼睛都钉上钉子耶一一

别讲了,好恶心,吃面啦。

八田美咲戴着帽子低头沉默的吃面,他一头橘发剪短了许多,却还是不服气的翘着。听着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发现自己也蛮出名。

伏见发消息给他,说自己在本家开会今天不回了,叫他早点回家,不要在街上晃悠,也不要到店里去玩。

他们是黑 道嘛,开的店多多少少不那么干净,里面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伏见虽然让八田去管场子,却不许他在里面玩,怕他被带坏。尽管八田狠毒教训人的时候他也亲眼看过,可他还是觉得这个橘发少年是个乖小孩。

但是八田对这些场子很感兴趣,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听客人们胡侃,看场子里醉生梦死的赌客,可以乖乖呆上一整天。


老板,结账。

八田美咲吃完了,把一张整钞放在柜台上。胖乎乎的老板找他零钱,笑眯眯的:下次再来啊。

美咲笑了笑,压低帽檐推门出去了。伏见的司机停车在门外等他,等他坐好,对方发动车子:副组长喜欢这家的拉面啊?

以前总是来吃,习惯了。

八田美咲看着窗外,手指拂过口袋里的零钱,慢慢描摹着硬币的形状,默数着个数。


他还记得好久以前,伏见和他在同一家孤儿院,两个人总是抢东西吃,东西又少,分的不均,只好靠抛硬币决定谁先吃。

后来两人上了国中,住在一起,还是事无大小抛硬币决定。总是伏见先猜,然后他抛,猜中就让伏见先。于是他学会耍花样,控制硬币抛出力度,来控制朝上的面。伏见被坑几次过后发现问题,提议两人轮流抛硬币,他还死活不肯。

你出千啊美咲。当时的少年还是邻家男孩的模样,咬牙切齿的样子很有趣。

他得意洋洋:没有啊,硬币正反都是天意嘛。

伏见就无可奈何的叹气,伸手捏他的脸,两人又笑闹在一起。


副组长?

嗯..怎么?他回神,听见司机喊他。

组长让我送你到这里来。

是吗?他皱眉,伸手抚上腰间手枪。司机大概也知道他的警觉,只好伸手去指:真的是组长吩咐的,喏,组长在那边。

果然伏见站在不远处微笑,向他挥手。八田美咲松了口气,推开车门出去。

冷死啦,不是在本家开会吗,搞什么啊。他低声抱怨,伏见作势要脱外套,他赶紧摇手:开玩笑的。

今天是你跟我混的两周年纪念日啊,给你一个惊喜。

哈?他愣住。

去年就想弄了,结果那天不是你受伤了么,没机会和你说。

伏见的头发被码头的海风吹乱,灯光下他的眼睛很亮,也很美。


去年这个时候,八田和伏见一起被仇家追杀,两人开车一路狂飙,最后在工厂枪战。八田给伏见打掩护的时候挨了两发子弹,没打在要害,所以他当时忍着没说,怕伏见分心。最后对方的人死绝了,两人从掩体里出来时八田美咲才发现自己都快成血人,衣服全被浸湿,拧一拧都是血淅沥淅沥的落。

那一次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感觉不到痛,还安慰火急火燎送他去医院的伏见。

伏见把车开得要飞起来,八田骂他:蠢猴子开车小心点啊,我不想死在交通事故上,那样真的衰死了。

伏见一路上不知闯多少红灯,声音都在抖:美咲,别说死字,别说那个字好不好?

他好像真的很怕,比他自己挨枪子都怕。

蠢猴子,就那么怕我死啊。八田美咲靠在副驾驶座上捂着伤口,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却又突然沉默的敛起笑容。

他闭上眼睛,好像要把满眼的迷茫和不安藏起来。


说吧,什么惊喜?

回忆一闪而过,八田美咲抬眼看着自己对面的青年。

伏见穿着剪裁得体的褐色风衣,戴着灰色围巾和皮手套,完全一副事业有成青年的样子。曾经的青涩已经褪去,八田美咲发现他想不起当年和他一起在国中分吃便当的少年的脸了。

伏见拿出一个小盒子,八田美咲估摸着那个大小,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戒指。

他的心剧烈的跳起来。同居了那么久,sex的次数也很多,同生共死完全是常事,但他们两人都没有对彼此说过一句“爱”。伏见说时候还没到,他还不够强大,所以从不做任何许诺爱意的话,八田美咲却暗暗庆幸伏见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伏见真的说出了那个字,他一定会动摇,那也就意味着他不得不离开。

但如果这是戒指的话,他要怎么办?


伏见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十字架吊坠。

伏见把项链戴在八田脖子上,八田笑他:我又不信教。

这是保平安的。伏见认真道。

那也应该戴平安符啊,蠢猴子。他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感受,看到是项链不是戒指的一瞬间,他既松了口气,又有点空荡荡的失落。

上面刻了我的名字。伏见说。

你要死啊,在十字架上乱来,耶稣要发火的,那还保什么平安。他佯装发怒,嘟嘟囔囔的说。

可是伏见只是微微笑起来,伸手捏他的脸,好像以前国中时候一样:


我又不是让他保你平安,是我保你啊。



—TBC—






2017-01-23
/  标签: 伏八猿美
12
   
评论(12)
热度(82)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