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猿美】十年(part one)

十年


*misaki视角。和好六年后设定,此时两人距第一次相遇过去十年,双方二十五岁。

*虽然原著里美咲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但是成熟了之后会内心细腻很多,更多的在意猿比古的感受。其实在我心里misaki一直都有非常细腻的情感的。LSW里猿比古视角更多,其实美咲也许也有相同的被遗弃感吧。所以这篇文里是misaki中心向,可以说是misaki版的LSW(恬不知耻的我)

*在这几年里飞速成熟的misaki和依旧别扭的猴哥设定

*“十年了,什么都没有改变。这也许可以称之为爱了吧。”原句来自绪川千世老师《便宜的灵魂》漫画番外。虽然原漫画和猿美根本不沾边,但是意外的可以写出猿美的同人。

*谢谢观赏


00.

一一“可是你们不是和好了吗?”

一一“你是这样觉得的吗?”


“王子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并不是美好故事的结尾。

而是繁琐无望日常的开始。


01.
十年了,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也好,猴子那家伙也好,其实和十年前我们刚认识时并没有太大区别。
除去这十年里的曲折坎坷和分分合合,最终定型下来的我们的相处模式,居然在绕了一个大圈后回到了当初的起点一一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们都是二十五岁的社会人了。
当然猴子那家伙比我小一点,虽然只有一点也不可以忽略掉。
今天是各个学校秋季开学的日子,我踏上开往学院岛的电车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我和这些孩子真是完全不一样了啊。
带着便当盒背着书包上学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今天却已经是一个有时候要穿着西装应酬的成年男人。
在电车上,漫不经心的听着学生们的笑声和谈话、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我默默回想这些年的事情。
在达摩克利斯之剑彻底消失之后,所有人都渐渐没有了异能,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关于我们的都市传说也消失踪迹。
我和猴子和好了,各种表面意义上的和好,刚和好那段日子每天都过的非常轻松愉快。
我参加了美国的滑板竞技大赛,猴子那家伙和我一起去,他还嫌弃的称其曰受草薙哥嘱咐防止我走丢的不得不承担的任务。
当然那家伙在烈日下站在看台上给我递水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触动。因为在国中时他也是这样守在体育场等着给我递可乐的。
最后我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成绩,顺利进入决赛。最后一轮我私自改掉了猴子帮我填的难度系数表格,直接选择挑战难度极限,完美完成后我发现观众们看呆了,实在是很得意。
只有猴子那家伙很不给面子的生气起来,质问我为什么要改难度系数,为此和我在赛场上大吵一架,他还不再等我直接扭头回了旅馆。
所以颁奖的时候他也没有看到。本来前一天晚上他摆弄了半天相机说要给我照相的。
捧着的金奖忽然就变得很没意思。
我其实想告诉他,金奖不止是一个荣誉和奖杯。得到金奖我就可以拿到国际认证的证书,还有美国总部在日本设立的滑板俱乐部的签约职位,以后可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这样我们就能重新一起合租房子了。
但是他扭头走掉了。
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直接生气着丢下我走了。
其实我也有很多话想要说出来,我也想要对他解释自己的选择,但是他从来都不给我机会。
回去的时候果然还是迷路了啊。我终端没电,又不会说英语,只好一个人在外面转到傍晚天快黑掉。那家伙气喘吁吁的找来,然后看到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也无非是为什么不发消息给他、自己不会问路吗、知不知道他把附近都找遍了担心害怕的要死。
我憋了一肚子火气,本来很生气的要和他打架,但是看到他紧张到苍白的脸和几乎把头发都粘在脸上的汗水之后,突然就沉默下来了。

怎么形容呢,是一种无力的悲伤吧。
悲伤。
从始至终一直在我们愉快相处表象背后的、如同粗糙沙粒般无法忽视的悲伤。
这种感觉像是钝痛,从我们第一次分裂开始就一直摩擦切割着我的心脏。
为什么不能和我好好地说,为什么我们就是不能正常的沟通,为什么总是会有本来不应该有的误会。
但是又无能为力,因为我和他的性格本来就是如此。
无法沟通,难以磨合。
美国之行回来了之后再次别扭的和好了,于是关系又恢复到以前。
我拿到了那个职位,提出合租的建议,他也同意了。不再打零工,我慢慢的适应了和他一起朝九晚五的上班,拿着不错的薪水,开始成人式的生活。而现在之所以去学院岛,也是因为受到学院滑板社团的邀请,去指导他们的滑板技巧。
没有穿西装,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种东西约束着我的活动,所以还是穿着卫衣外套和短裤。不过这次有好好的把卫衣穿上去,不再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系在腰间耍酷。滑板拿在手里,我靠在电车角落侧过头看着嬉戏打闹的学生们。

“啊呀!”
突然撞过来的柔软的少女身躯让我浑身僵硬。
眼看着她就要跌倒下去,虽然不怎么习惯和女生接触,我还是不得不伸手扶住她。还是有点紧张,但是比起以前要好很多了,不会一碰到女孩子就羞涩惊吓的跳开来。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女孩子站直了身体,呼吸间的少女馨香突然凑近在我身边,“那个...你不是学生吧?”
我轻轻的往后面退了一步:“呃,的确如此……我早就不是学生了。”
“诶?已经成年了吗?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成年大叔呢!”女孩和她的朋友突然一起凑上来,我开始有点手忙脚乱,“你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完全像是学生!只不过没有穿学校制服而已。”
长得幼稚这一点的确很没办法,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再退了:“我叫八田,那个...”
“啊呀,滑板!好酷!”女孩子咬着嘴唇对我笑,虽然很可爱没错啦,但是我还是不适应,“你还会玩滑板啊!完全不像成年人喔!”
“.....啊,到站了。”
感谢上天,我从来没有觉得到站的电车提示音如此美妙过!我借机抽身,女孩子们在我身后小声讨论,我耳力很好所以全都听见了一一
“看起来好年轻哦,好可爱。刚刚他脸红了哦?”
“长得很像那个乐团的歌手啊……”
“要不要追追看?反正他也是要到学院去的吧?”
“诶,算了吧…到底也是成年人吧。”
“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啊!去要个联系方式也好…”
真是可怕啊女孩子们。我加快步伐绕到人群之中,过学生入检口的时候才发现我的终端上没有学生身份卡,根本就进不去。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抢了别人的终端通过的,这一次也不能再抢了。没有办法,还是联系社团的负责人吧...
“三堂花由美,确认通过。”
后面的人轻轻推了我一把,在我身后扫过终端,推着我快步一起通过了入口。我惊讶的回头去看,原来是那个撞到我的女孩。
“哈,那个...嗯...八田君?忘记办身份证明了吗?”她笑着说,“学院的检测入口如果走得快的话,其实可以两个人一起过的。”
“哦...哦!谢谢...”我说。
“你拿着滑板啊,是要去学校的滑板社团吗?我带你去怎么样?”
“是这样没错…但是还是不麻烦你了…”我努力微笑,觉得脸一定红了。
“没关系啊!反正开学这几天我也没有事情。”她眨眼睛,笑起来意外的有一种活泼可爱的感觉,“走吧走吧。”
“哦哦...那么麻烦你了。”我小声说。
那个女孩子非常开朗健谈,一路上不断请教我滑板技巧上的事,意外的居然很喜欢体育运动。和可爱娇小的外表不一样,其实她的性格是近乎男性的爽朗,和她相处也渐渐不那么让我尴尬了。
完全可以当作男孩子来相处嘛,这个女生。我暗自想。如果所有的女性都是这种性格,我大概也不会害怕和她们靠近了吧一一不过如果都是这种性格的话,男性和女性岂不是没有个性上的区别了吗?
“啊啊,到了。”来到一座校园建筑前,那个女生停下来,“前面就有社团活动的安排板了,八田君你只要到那里就能找到社团负责人啦。”
“多谢你了。”“话说,八田君,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她转过头,发梢擦过我的肩膀。
“那个...”我努力回想,“三堂花由美...对吗?”
“记忆力蛮好的嘛,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这些呢。”她笑起来,接着一本正经的以捧读的姿态说,“那么,作为谢礼,八田君愿不愿意把自己终端联络方式给三堂同学呢?”
果然还是想要联系方式啊。不过说起来三堂花由美其实也是个蛮可爱的女生,和她相处也很轻松愉快。俱乐部的同事也有说我要找女朋友了……等等,她还是个学生吧。还是作为朋友相处比较好…
“啊...好的。”我拿出终端,她也拿出自己的,“嗯...谢谢你了,三堂同学。”
“八田君,我记住你啦!”互相加好友之后,她愉快的眨眼,“我好喜欢你啊!你真的一一超一一可爱的说一一”
我嘭的脸红,往后退了一步,她笑着跑开了。

在今天,我和猴子相遇十年的日子里,我,八田美咲,第一次被一个女生告白。
虽然是开玩笑式的,但也许会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也说不定。
十年前,我遇到了猴子,于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十年后,会有什么新的改变吗?


02.下午六点到达合租的屋子。我推开门,听到那家伙的声音:
“....美咲你回来了。”
那家伙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摆弄着自己的电脑,我换鞋进屋子,一眼就看到茶几上的泡面桶:“喂!猴子!我走之前你不是许诺会自己好好做饭吗?!怎么又是泡面啊?!”
“啧,美咲你是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问的吧?”他慢慢抬眼扫了我一眼,“你不知道一一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可信吗一一”
“说什么呢混蛋!”我摔下外套,“你也给我正经起来啊!知不知道泡面里很多防腐剂?!想要死掉的时候千年不腐的话就随你好了!”
“千年不腐也无所谓吧?这样我就一直躺在美咲的床上当抱枕好了。”他推开电脑坐直身体,“话说美咲现在你的床上还有青蛙抱枕这种东西喔?”
“不是说了不要进我房间了吗?!”我觉得有点累,吼来吼去也太耗费精力了,“算了,反正你肯定会说'没有听到过啊这种话'的吧。”
“啧。”
我弯下腰收拾茶几,他突然问:“今天在学院岛,怎么样?”
“还不错,看到他们努力的练习滑板,感觉就像看到国中时候的我自己。”我答道。
“....那个女生,很可爱吧?”
“还可以啦…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不满的瞪视他,他却一脸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手搁在眼睛上语气平静得让我有点不习惯:
“啧。我和你的终端是互联的。所以我的终端上有新好友显示,很容易发现的吧。怎么?准备交女朋友就连学生都不放过吗?”
“别说这种话啊猴子。”我努力忍下吵架的想法,站直了看着他,“只是一个有共同爱好的朋友而已。”
“呵,害怕女生的家伙突然就有女性朋友了吗?还是说只是一天的相处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一”
那家伙的刻薄语气让我很不爽。
很不爽,想吵架,想揍他。
但是都不再是小孩子了,我还是忍耐着解释:“她帮我过了学院岛的检测通道,然后问我要联系方式,我总不能不给吧?”
“真是不可信的解释啊MISAKI一一着急着要交女朋友了吗?呵。开始担心没有人会看上自己了吗?这种严肃的问题不适合你的脑容量吧一一”
越来越尖锐的话语。
虽然被手遮着脸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想必也是嘲讽的面容。
我觉得心脏很疼。今天本来心情很好的。本来还想要准备一个小小的相遇十周年纪念日的晚餐的。本来有很多有趣的事情要和那家伙说的。
但是现在沉闷的空气里我觉得很累。什么都不想做了,一切都被弄毁了。
“猴子你...算了。我回房了。”
我放下手里的杂物,转身想要上楼回到房间,什么都不做,我只想躺在床上发呆。结果却被身后的力量一把掀过来毫不犹豫的按倒在客厅的墙上,墙上的照片装饰硌得我的脊背很疼。
“...美咲一一什么叫'算了'啊?!为什么不发火?!你不是应该冲上来和我打架吗?!”
那家伙的脸凑得很近,呼吸之间似乎都有了欲燃的火药味。我被迫抬头看他:
“我说啊,猿比古,拜托了。你以为自己还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吗?你和我都二十五岁了,怎么能还像十五岁一样随随便便就打架啊?!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他突然笑起来,神经质的哈哈大笑着往后退,松开手之后我顺势站好,看着他边颤抖着肩膀笑边断断续续的说:
“...怎么搞的...居然还能...在美咲你的嘴里...哈....听到要我冷静的说教啊...哈哈..世界末日了吗...?”
“喂...猿比古?”我不确定的喊了一声,他现在这样实在是让人害怕,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分裂时的场景,无力感忽然充斥着我的全身,“你没事吧?”
“没事。”他站直身体很冷漠的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让我浑身冰凉,“按你说的,算了吧。”
然后转身走到沙发边提起电脑,一句话都不多说的走上楼梯回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我愣在原地。
什么嘛...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实在是让人不爽啊,那家伙。


最近的猿比古很奇怪。本来随着成长他的性格慢慢的已经温和下来,最近却总是情绪不稳定,又开始变得神经质,因为一些小事就无缘无故说一些刻薄的话,仿佛我面对的是还没有成年的不成熟的那个他。
好几次被他挑衅得我的拳头都举起来了,最终还是忍住。
已经是成年人了,多少应该用成熟一点的方法解决问题吧。光是打架和争吵也没有用,以前不是试过了吗,那样的方式除了更加伤害彼此之外没有好处。
再者,想想我们走到今天多不容易吧,别轻易毁掉这一切啊。
我这样对自己说。
不想再待下去了,还没有回到家里半小时就再次出门的我心情非常郁闷。因为脱掉了外套,只穿着短袖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秋天迟暮带来的凉意。好在我本来就是比较耐寒的体质,如果赤色的力量还在手里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已经没有了。心中又感受到了那种感觉一一刚刚失去力量时的空荡荡的感觉,好像生命的一部分都被抽离。心情更加低沉伤感了,我搓了搓胳膊,努力让自己元气起来,然后想了想还是往吠舞罗酒吧的方向走过去。
我想我现在需要一点热闹的气氛,好填补一下心里空荡荡的地方。

“哟小八田。”
“美咲。”
酒吧里意外的没有什么人,草薙哥站在吧台后面擦杯子,安娜坐在沙发上把玩着玻璃珠,手边摊着一本杂志。
“草薙哥,安娜。”
我在吧台边坐下来,安娜走过来坐到我身边。她已经有了纤细苗条的少女轮廓,然而在我眼里仍然是那个稚气的坚定的安娜,一直没有改变。
“美咲不高兴吗?”
“还好啦……草薙哥,一杯果汁。”我笑了笑,“安娜好像又长高了。”
“嗯,两个月长了三公分。和猿比古有关吗?”
草薙哥端来橙汁和番茄汁,我和安娜一人拿了一杯。虽然成年后是可以喝酒的,但是成年那天满怀期待的喝过一次后我再也不提喝酒的事情了。
终究还是要试过才能发现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只怀着憧憬果然是没有用的。
“...嗯。”什么都瞒不过安娜啊,我默默感叹,“也是一些小事,没关系的。”
“猿比古是个好孩子。”安娜看着我,“能原谅他吗?”
莫名的熟悉。
十束哥也说过吧,这样的话。
我说:“没有原谅不原谅这种话吧。不过也要过一段时间,等那家伙的别扭劲过去...”
“小八田也会说教了啊,”草薙哥笑着说,“话说回来,小八田你也有二十五岁了。时间过得真快。”
“草薙哥不要每次看到我都念叨我的年龄啦。”我也笑起来,“这么说起来,草薙哥还不结婚吗?”
草薙哥和冰山女王的恋情已经成为吠舞罗人人的调侃对象,似乎我们都成年以后对这些事情也关注起来。
可是两个人都已经那么大了却丝毫没有谈婚论嫁的意思,不免让所有人又有点焦急。甚至千岁那家伙还说“冰山女王不会是觉得聘礼不够不愿意嫁过来吧”这种无厘头的话,不过这也反映了我们对这件事的在意。
大家多多少少都觉得草薙哥一个人太孤独了吧。
“不急,不急。反正又跑不掉。”草薙哥慢慢悠悠的说,“对了,小八田还没有女朋友。”
“怎...怎么说到这种事!我才是真的不急啊!”我脸红起来。
“因为上星期你来的时候,一位女客无意中照到了你的照片。回去之后她妹妹看到照片,对你很有意思的样子,所以她托我问一问。”草薙哥笑眯眯的说。
我想了想,说:“草薙哥帮我回绝掉好了。反正...现在我还没有要谈恋爱的意思。”
“没关系的啊,小八田你已经二十五岁了哦,很多人这个时候都已经选择结婚了,谈个恋爱而已也没什么吧。”草薙哥补了一句,“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出云。”安娜即使开口挽救了尴尬的我,“别这样。”
草薙哥似乎了然的笑了笑。他不再说话了,安娜转向我:“美咲,没关系的。”
“啊?”我疑惑的眨眼。
“不谈恋爱也没关系的。”安娜郑重的说,“先照顾好猿比古。”
所以说这两句话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
我无奈的笑了笑:“好吧,不过其实他也不需要我照顾啊。”
“需要的。猿比古他需要美咲。”安娜拿起一颗玻璃珠,灯光下折射出红色的光芒晃过我的眼睛,仿佛灼烧般炽烈的红色光芒让我的心脏微微抽痛起来,安娜轻声说,“没有美咲的猿比古,一定会不高兴。”

TBC

2016-10-04
/  标签: 伏八猿美K
11
   
评论(11)
热度(30)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