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猿美】你的孤独主大概不能原谅。但我能。(part 00-02)

00.

”仁慈的父

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01.

八田美咲推开教堂的侧门,他匆匆扫了一眼,认为教堂里面空无一人。此刻只有供奉的烛火在圣像下摇曳,在黑暗中烛光莫名刺痛他的双眼,恐惧顺着脚踝绕进单薄的神父服装里,冰凉凉的爬上他的脊背。

他深呼吸一口气,迈开第一步的同时一个冷淡低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在空荡荡的教堂里回响:

“神父,我要忏悔。”


02.

“好的。好的。”

八田神父咽了口口水镇定下来,仿佛刚刚那声破音的高亢喊叫不是他发出来的。好在来者并没有被一惊一乍的神父吓到。此时八田神父觉得喉咙痛得厉害,大概是刚刚在路上吹了冷风的缘故。

“现在已经很晚了,先生。有什么急切的原因让您现在来到主的身边祈求忏悔吗?”

他努力压下咳嗽,在信徒面前咳嗽在他眼里是有损神父形象的。可是喉间发痒,他不得不再次咽下口水,试图让自己好受一些。

“并没有。只是我路过这里,听说这里的神父十分圣洁高贵,所以等在这儿想对这位神父进行忏悔,看看天主能不能原谅我。而已。”

八田美咲觉得有点高兴。他从总教区调过来已经三年了,虽然在这个教区也算尽职尽责,但并没有像其他神父那样圣洁之名远扬,这多少让他有点泄气。而一位过路人现在都听说了他,他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只要你虔诚的信仰主,主能够原谅你的。”八田美咲说,喉间忽然好受一点了,他伸手取过烛台照亮,想要看看这位过路人的模样,对方却突然后退,他只看到厚厚斗篷的一角。

“不,神父,我像貌丑陋,还是不要被您看到比较好。”

对方声音低沉的祈求,八田美咲便不好再近,站在原地说:“没事的,孩子,主不会在意你的容貌,我也不会。”

可是对方一退再退,甚至撞到了木椅也不愿意被他看到容貌,八田美咲想,这个人恐怕是真的长相可怕,便安抚他说:

"我不会再靠近的,不要惊慌。那么要我引你去忏悔室吗?”

“就在这里吧,神父,现在也没有人会听到。”

“好的。”八田美咲松了口气。他刚为一位病危的妇人祈祷回来,临行匆匆忘带了教堂忏悔室的钥匙。他感觉嗓子又痒起来了:

“请坐下,我的孩子。那么我问问你,距离你上一次忏悔有多久了?”

“四年。”

“啊,那可有点久了。你怎么能这么久不祈祷呢?”八田神父略微不满地说。

“因为我的主抛弃了我。”

抛弃。

八田美咲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在他还只是八田美咲而不是八田神父那个深蓝色头发的少年在和他分别时怨愤的眼神就像八田美咲抛弃了他一样。他想得有点入神,过了好久才回神问道:

“你做了什么事让你觉得主抛弃了你,我的孩子?”

“我什么都没做,神父。”

对方看起来很固执,八田神父放缓语气:“...那么既然你这么久都没有做忏悔,一定有不少要忏悔的事情吧?”

“...嗯。”


“可怜的孩子,现在醒悟还不算晚。你最先想要忏悔的是什么呢?”

“神父,我可以说吗?”

“可以的,没关系,请直说吧。”


“我要忏悔的第一件事,是欺骗。”


TBC

“嗯。” 


















FT:@美咲病晚癌勿救 

看到你的图和以父之名那个梗啦!很想撸撸这样的猿美,擅自借梗很抱歉喔。最近没怎么动笔写文,文笔实在生涩到不能看。

神父问话描写参照《十日谈》(。)

   
评论(1)
热度(12)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