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K/伏八】是周·防尊不是周防·尊(脑洞炸裂之作)

《是周·防尊不是周防·尊》

*K全员背景下的中国生活/伏八夫夫伪日常

*可能有些其他动漫角色乱入,综漫梗

*这是BE。重复,这是BE(。)

*Ready?Go!


伏见猿比古是被疯狂响着的门铃吵醒的。


他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怨气冲天的下楼开门。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正常。


他打开门,门后站着一个穿着一套很丑的衣服的八田美咲。不,美咲是很可爱的,只是那套衣服太丑了而已。


“....美咲?”他有点不确定的说,“啧。你这是什么打扮?”


八田美咲低头看了看自己:“校服啊!怎么了?”


..话说他们距离离开国中已经过了五年了吧怎么会有校服这种东西而且他记得国中的校服也没有丑得这么惨绝人寰来着吧?伏见猿比古拧了自己一下,很疼,不是做梦。


“....解释一下,美咲。”


“啊啊啊哦!猴子你是才来吧?没有接到青服的通知吗?是这样的白王发现了利用石板的余力可以完成四次元扭曲时空以达到从平行宇宙抽出空间体映射到我们次元来的方法,他用综合贝塔粒子发射器囊括了各个氏族的成员的空间结构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来,也就是说一一”


“....美咲这段话你背了多久?”

“不久啊,一个晚上!“对方眼睛亮闪闪的,“也就是说,把这个世界的尊哥带回去的话,尊哥就能复活了!”

.....这一定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消息,伏见觉得自己就指望着这个笑话熬过忘年会了。他清了清嗓子:

“我说啊,美咲,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你们想复活他都快疯了吧?怎么可能啊这种事情你以为自己是在魔法世界里面吗?!还不如告诉我待会儿就有一个妖精来带我们前往异次元好了一一”

“哟赛尔提。”八田美咲突然笑着说。

骑着黑色摩托车从马路上轰鸣而来的妖精摘下可爱的头盔,脖子上冒出一缕黑烟。她打出一段话:
【去上学吗?我送你们。】


伏见觉得自己的脸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有点痛。

“啊猴子,很可惜不是去异次元,是去学校。”八田美咲好像很接受一个诡异的无头妖精在他面前用泽城美雪的声线读出通讯器上的字,“不过不必了,谢谢你啊赛尔提。”


“对了,”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份便当和一份装着比萨饼的盒子,“帮忙带给C.C和我妹妹。”

“...你妹妹?”伏见努力找回声音,问,“美咲,你妹妹不是在上幼稚园吗?”

“是另一个妹妹一一叫娜娜莉。”八田美咲说,“辛苦了赛尔提。”

无头妖精接过东西,戴上头盔绝尘而去。

“....我觉得我在做梦。室长呢?”伏见艰难的问。

“你是说青王吗?我出门的时候看到他被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超级一一大的一只狗叼走了。”

....好了我一定是在做梦。伏见转身回房,希望再次开门时这个世界能不一样。

“等等啦猴子!虽然早读课可以不上但也不能太猖狂啊!快回去换衣服走啦!”

不,美咲,虽然这个梦里有你,我也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他如是想。

“走啦走啦!”他被八田美咲一把拉住,胡乱套上丑的惨绝人寰的所谓校服,一脸生无可恋的拖出房门,被带往异次元的入口一一啊不,传说中的学校。

“对了圆屁股,我和你说啊一一”


“等等。你叫我什么啊美咲?”伏见觉得胃很痛。


“圆屁股啊。哦,你没注意吧?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居然融合了中文和日文诶,所以其实在这个世界里你叫袁比古,圆屁股是我给你起的外号,好听吗?”

“....不太好听,真的。”伏见捂住胃,“你叫什么名字?美咲?”

“田美咲。”对方似乎羞涩的笑了笑,“还不错吧?”

吧个蛋蛋啊告诉我美咲你名字开头的八字去哪里了啊!!
  

  伏见觉得心很累。

“好像在这个世界里,原来我们的氏族力量越强,受到的影响就越小,比如尊哥在这里还是原来的名字!果然尊哥是最厉害的吧!”


开玩笑明明在这个世界里我才是受影响最小的好吗?你们一个个都已经癫狂了啊!伏见想。


然后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告诉他据他所知中国其实有个姓恰好是周。所以其实并不是没有受影响,而是周防·尊变成了周·防尊。


心累,无法友好的做朋友了。


到了学校,伏见发现自己居然还是美咲的同桌。国中时的记忆涌上来,他突然觉得就算这个世界再猎奇冲这一点他也不会再抱怨什么了。


“第一节课是草薙哥的啊一一不对,是曹提哥。”八田美咲自言自语说着什么,伏见倒是很安静的一到班上就趴下来睡觉。


“你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意吗猴子?你算好的啦,你看看那个...沈狗郎,他的名字才叫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伏见默默的为夜刀神狗郎点一根蜡烛。


第一节课的草薙出云完全是在糊弄学生一一虽然底下也不全是学生。他简单抛出个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让学生们自由讨论就不管了。


“我的梦想啊……成为池袋最好的密医一一这个不好,嗯...奉献自己,消灭这个世界的恶!!还有...有定期维护费修理我的电锯?约到塞巴斯酱?打败安倍晴明也可以啊……把咖啡厅开遍天下!诶梦想太多了啊……”


“美咲,你的梦想不是毁灭世界吗?”伏见提醒道。


“梦想之一嘛!猴子你呢?”


“....回到正常的生活吧。”伏见艰难的把到嘴边的“我要成为新世纪的卡密”咽下去,“就可以了。”


“哦哦哦哦哦蛮现实的啊。”


门外传来巨响。两人转过头去,面无表情的看着草薙哥举起自动售货机怒视着迟到的白发学生。这个人好像是白王以前的身体吧?两人同时想。


“都说了不要迟到了一一”草薙哥明显进入狂暴状态,“为什么一一还要一一迟到啊一一”


“好残暴。猴子你看,辛亏我喊你起来了吧。”


“我更好奇为什么班上会有自动售货机这种东西。”


草薙出云一一曹提出云扔出售货机,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静雄冷静!!”


“平和岛先生冷静!”


八田还没有觉得什么,刚刚还得意自己没被影响的伏见默默的再次被现实冷漠的打脸。


到底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把周防尊带回去啊,这种日子他一天都过不下去。伏见捂着胃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想。


“你胃痛吗?”刚刚躲过自动售货机攻击的白毛软绵绵的凑过来说,“独一字有的时候也会胃痛的,很难受吧?”


“...谢谢关心。”伏见艰难的回答道,“请问你是白王还是?”


“诶~~有的时候我也搞不清楚呢~”白毛眨眨眼,“不过没关系吧,这种事情。”


“啧,怎么会没关系啊……”伏见说。


“话说回来我觉得你很熟悉啊一一对了,我的库因克到哪里去了?”白毛忽然变得泠冽起来,强大的杀气让八田美咲警觉的转过身:


“喂!你想干什么啊?想打架吗?”


“你觉得你打得过我吗?”白毛突然做了个扶眼镜的动作,即使他的脸上并没有眼镜存在,这种违和感让伏见的胃更痛了。


“哈,你觉得是死神厉害还是人类厉害?”八田美咲也做了个扶眼镜的动作,嘴角勾起居然意外的邪气妖娆,“想试试看吗?”


伏见什么都没说,倒是草薙出云扔了个自动售货机过来,伏见飞快起身堪堪躲过,草薙出云怒吼道:“给我一一全部一一坐好啊一一你们这群混蛋一一”


伏见举手:“抱歉。老师,我能去医务室吗?”


从医务室回来,伏见遇到了一身衣服被咬得破破烂烂的室长。对方倒是动作优雅的冲他微笑,手里捧着的一茶杯红豆泥分外显眼。


“室长,我想问一下前赤之王周防尊到底怎样才能被带回?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从这个世界脱离出去.....”伏见刚问了几句,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室长一口气喝掉了半杯红豆泥,“.....其实我觉得为了您的胃,您不必勉强自己。”


室长微笑:“很好喝啊,你不觉得糖分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吗?”


伏见艰难道:“不觉得。再见,室长。”


他转身回班。正逢大课间,八田美咲和其他人都出去做广播体操了,伏见远远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去了医务室是正确的选择,不然现在做操的蠢货中就要添他一个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发现抽屉里有一本笔记本。他叹了口气,对面窗户上正好反射出他的脸。他漫无目的的想着被玻璃折射出的自己的脸,一边考虑着放学后是否要和美咲出去逛逛,然后抽出一支笔在空白的扉页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FIN—

*亲,你看过《死亡笔记》吗?


*尊哥仍然是“传说中存在但是没有一个人见过的"人物。别打脸。




















2016-08-22
/  标签: K伏八
2
   
评论(2)
热度(20)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