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葵黯】化学考试时的想法/又名暴风雨之夜

暴风雨之夜(葵黯)

*外面辣么大雨我们在考化学感觉一点都不美好

*文科啊当年我为什么没选你我是多么的伤心

*可能肉渣出没(其实并没有(。

*差点忘记说:化学老师黯X学生葵:-)

*享用愉快


01.

王黯抖开黑色伞身上的雨,他的衬衣已经被暴雨淋湿,裤脚处也湿答答的很不舒服。

外面雨下如注,几乎连成了一片水幕。晚自习时教室灯火通明,教学楼里学生们还在上自习,间或一两个人看着窗外哀叹回家时又要淋湿。

王黯把伞靠在办公室门边,办公室里也只有几个班主任在备学案,因为班主任要监堂到最后放学,其他老师早就回家了。

“王老师,你怎么来了?”王黯班的班主任站起来很惊讶的说,“这么大雨!”

“今天第二节晚自习不是要考化学吗,我带试卷来了。”王黯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沓试卷,还好没湿,“这套卷子是综合卷,题量有点多,要不现在就发?考两个小时。”

有如此敬业的老师班主任自然很高兴:“行,那我去喊化学课代表发试卷。”

王黯点点头,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偏过头看着窗外黑色的天空,神情冷漠。

02.

“本田君,你真的没事?”班长侧过头小声的问,“你浑身上下都淋湿了诶。”

本田葵几不可查的皱皱眉。他不太喜欢别人管他的闲事,但好意他领了:“小生没事。”

班长耸肩,她也不过例行问一下,对方无所谓她也不会太关心。

班主任把化学课代表叫出去,本田葵听到她低声和同桌聊天:“喊化学课代表干什么?不会要考试吧…这下雨天的,化学老师应该不会来了啊……”

本田葵挑了挑眉,目光飘向办公室的方向。

03.

“操,真的考试啊!王黯是要炸吧!”后排的男生低声骂了一句,“妈/的……”

本田葵拿着试卷,微微低头让刘海盖住自己的眼睛,轻轻勾唇,以低的难以听清的声音说:“没错,他是找/操。”

04.

“你要请假?现在?”班长挑眉,“不会是不想考试吧……”

本田葵面无表情的给她看自己湿透了的外套和衬衫。

“好吧好吧……我给你写请假条。你真爽,不要考试了....早知道我也去雨里淋一回了。”班长嘟嘟囔囔的说着,从班级公务册里撕下请假条给本田葵,“找班主任批一下吧。你是回宿舍换衣服吗?”

本田葵没有回答。

05.

“你没有干的衣服换下吗?”王黯顿了顿,“我宿舍里有,正好我也要回去了,你跟着我去拿一套吧。”

本田葵点了点头:“谢谢。”

两人撑着伞走进雨幕,本田葵紧紧跟在王黯身后,风雨交加,两人的身上没一会儿就全湿了,这回不换衣服都不行了。

王黯一个人住教职工宿舍,他推开门,屋里黑黢黢的。本田葵随后进来,没等开灯就伸手紧紧抱住他,两人在黑暗中纠缠着亲吻。

“不换衣服...?”王黯略带调笑的问。

本田葵一口咬上他喉结,含混不清的说:“做完再换。”

06.

接吻,抚摸,很快挑起彼此欲/火。

王黯被本田葵单手按压住双手,本田葵吻上他的胸膛,他仰头压抑呻/吟:“...你又在上...妈/的,本田葵你在找死...唔...”

本田葵解开他的裤腰带,闻言低声笑起来:“小生一直等着您亲手杀死小生。”

他做好润滑,重重的顶进去,王黯抱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住他的肩膀。汗水从两人身上滑落。

窗外的雨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雨更大了。

07.

“所以你就逃了考试?”王黯懒懒的靠在床沿,点燃香烟,“我这还有卷子,待会儿把它做了,做不完别睡觉。”

“您这是要留小生过夜吗?”擦着头发上的水,本田葵从浴室里出来,“这卷子很难,小生恐怕不会做。”

他俯下身,和王黯对视:“那么还请王老师替小生多多辅导了一一”

—END—


***

其实文中的班长就是在下:-)

考完化学很想炸,化学老师您和之前请假出去的男同学相处的还愉快吗^_^

此文名《下大雨你考个卵子的化学啊遭报应了吧王老师》


   
评论(6)
热度(60)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