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米英】Only Death And Love Can't Turn Back

*理科doge写小说还要翻字典我真是要炸;

*亚瑟视角,主米英副菊耀隐好茶一锅炖;无限轮回这种梗有点硬;

*智硬+意识流(什么乱七八糟的(。

万物将重新生长。

F-22:35

见鬼!我当时就不应该选左边的门。

我活动了一下被绑在椅子后面的手,感觉刚刚的动作把手腕已经磨破了因为现在那里火辣辣的...好吧也许早就磨破了。哪个bitch绑的绳子他是把我当做死人的吗?fuckfuckfuck!

我想眨眼,眼睫毛被挤得和眼皮贴在一起,缚在眼前的黑色带子系得紧的好像是勒在胖妞身上的腰带,每次我试着活动我的睫毛时就能感觉到粗糙的布料摩擦在眼皮上像是有人按压我的眼球,这感觉可不太好。

情况有点糟,我的后脑现在还在痛,我只想骂那个砸我的家伙业务不熟居然连着砸了好几次,不知道这样做会造成脑震荡的吗baka!

我试着在椅子上扭动了几下,我听到椅子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见鬼它不会是要散架了吧?不过这样对我也有好处...等等,脚步声?

脚步声停下了。大概在我左前方三到四米的样子,我听到他的呼吸声了...穿着厚底靴,身上应该是皮夹克,走路的时候发出皮质摩擦的声音…还有滴答的水声…哦天甜甜的什么味道?碳酸饮料吗?

该死他不会还在喝可乐吧!一个绑架犯在他的人质面前喝饮料!见鬼见鬼见鬼!

“好吧先生,”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先开口,当然我知道人质贸然开口多危险。可是没有办法,那个沙漏还在继续运行,被绑架算什么只要我说清楚利害对方会理解,“请您听我说...您应该还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需要先告诉您我们的处境,不管您是因为什么对我这样做,但是现在其实我们是同一阵营的人...”

我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快速解释现在的情况,看来绑架我的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我得解释清楚.....我们现在的状况有多糟糕。

“我得告诉您...”我开口说,被对方打断。

“好了,亚蒂。你渴不渴?要喝可乐吗?”

“哦shit!阿尔弗雷德!”我大叫起来,“是你!?见鬼!帮我解开,我以为是绑架犯...该死我的手臂都麻了……”

“不,亚蒂,”阿尔弗雷德说,同时我听到他咕噜咕噜的吸着可乐,“你没错。”

“....什么...?”我顿了顿,努力的理解他的话,然后冷汗瞬间从背后升起,“...别开玩笑,阿尔弗雷德,这不好笑。”

“这不是笑话。”他靠近我,我闻到他身上甜甜的饮料的味道...和甜甜的血的味道。他解开我的眼带,光一下子刺痛我的眼睛,我眯着眼听他慢吞吞的说,“抱歉,我是不是系得太紧了?”

“...你想干什么?”我适应了光之后看到他的皮夹克上全是溅上的血,血珠滴答滴答往下落。

“不干什么。”他把喝完的可乐随手扔掉,我咽了咽口水:“..好吧,如果你想要钥匙,我只能说不在我手上...”

“你说这个?”他笑了笑,该死那笑容真的像是阳光。然后我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带血迹的金色钥匙,他勾着钥匙晃了晃,“其实我并不需要它。”

我的喉咙干了。我看着他把钥匙扔进下水道,我觉得我的牙齿都快咬碎了。

“你怎么拿到的?”我克制着面部肌肉不让自己显得狰狞,我不能刺激他,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精神病的气息。

“你猜猜看?猜中有奖。”他站在我目前,我觉得那阳光般的笑容有点扭曲。

“...王耀...你杀了他..?”我闭上眼睛,努力的平稳气息说出这句话。

“没有。”阿尔弗雷德说,“但我想他现在应该并不太愉快。”

无论如何他没有死。我舒了口气。阿尔弗雷德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亚蒂,你爱我吗?”

我懵了。

该死我应该怎么回答?“哦是的我亲爱的弟弟我可是你最真诚的哥哥啊”还是“滚蛋吧baka”亦或者是....

他叹了口气。

我汗毛直竖起来。

“我必须这么做,亚蒂。”阿尔弗雷德说,他从后腰处掏出枪,我瞬间理解了他的想法。不不不不不不!!!别这么做!!天啊我是不是该说实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该死阿尔弗雷德你拔枪这么快真是不枉我当年教你那么久啊…

我在最后一秒闭上眼睛默念,与此同时阿尔弗雷德扣动扳机,我的前额开出血洞。说真的我不想提后脑的惨状,好在它现在一点都不痛了因为它被轰飞了。

S-20:20

“退后!”王耀一把勒住我往后退,他的胳膊纤细却有力,带着我躲过一根箭矢。箭尾部夸张的彩羽拂过我的脸,柔软而细腻。

“你发什么呆?找死么!”王耀喘了口气怒吼道,我回过神来。

“抱歉...”我深吸一口气,“走吧。”

绕过地毯上彩绘着的各式各样的眼睛,王耀边灵活的跳跃着落在空白处边说:“说真的这些眼睛好诡异啊...”

我已经快速的绕到走廊尽头,摸索着最后一根柱子说:“别盯着那些眼睛看...王耀,赶紧过来。”

王耀果然不再说什么了。他快步跳到我身边来,好奇的问:“亚瑟,你在干什么?”

“找离开的方法。”我头也不回,“踩着我的肩膀跳起来,把屋顶上那个凸起的手柄扳下来。”

“好吧...但是你确定要这样做?”他说着,从我的膝盖借力跳起,再点在肩膀上第二次加速,像一只小鸟一样轻盈的翻上屋顶,抓住手柄往下一扳!

他落回地面,把手里的木质手柄给我看:“扳是扳下来了,但是手柄断了...”

见鬼怎么和之前不一样?好吧当然和之前不一样,之前我们是被眼睛怪追杀的狼狈不堪的时候才偶然触发了机关...也许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我吸了口气:“算了没事。我们走吧。”

我伸手够到柱子顶端,那里有一个暗格,我伸手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把它拿给王耀看,王耀惊呼:“钥匙!亚瑟你真是棒极了!”

我勉强笑了笑。平安无事的走了一段路,回到两扇门的选项。

“钥匙只能打开最开始的那道门,但是我们不知道哪扇门通往最开始的路。”我回头看着王耀,“也就是说,靠运气。这两扇门都很窄,只能一个人通过,说明一个人先过之后门就会关闭,那么我们必须其中一个人拿钥匙,然后另一个就走另一扇门。”

“万一走错了怎么办?”王耀皱眉,他的情况并不太好,之前在弓箭的那一个房间大部分攻击是他带我避开的,中国武术灵巧柔韧,他看起来上下翻飞轻盈飘逸,恐怕也是被耗掉不少力气,“我是说,万一我拿着钥匙走了错的路,你走对了却没有钥匙怎么办?”

不会的,上一次我选的路就是通往死亡,尽管那条路是对的,可我没有钥匙。所以现在我知道哪一边是正确的。

我深吸一口气注视着他:“王耀,你相信我吗?”

王耀愣了一下:“说什么呢,我们可是一路互相帮助走过来的啊!这在我们中国可是叫做生死之交!”

钥匙在谁手上,谁的生机就大一些。于是我把钥匙给他:“那么听我的,走左边。”

他顿了顿,静静的看着我:“没有退路了么?”

“我们走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逃出去,不是吗。”我说,“好了听我的就行,本来也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我必须把你带出去知不知道啊baka!”

王耀接过钥匙,推开左边的门,走之前回头说:“英吉利斯,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我看着门缓缓合上,别过头去。

baka,我才不是想救你呢。

我推开右边的门,沿着幽黑的走道往前去,直到看到光亮从前方透出,我走出走道,和站在走道尽头房间里的人面对面。

“我以为我们因妖精而结为朋友,最后却输给了你的精神病吗?”我缓缓的说,其实内心无比紧张,因为本田菊手里正握着反射着冷光的古刀。我仿佛在刀光反射中看到了自己的脸,苍白僵硬暗淡无光。

“在下与您的确无冤无仇。”本田菊说,他的嘴角绷的比我的还紧,我看到他的眼睛,真是可怕的暗潮汹涌,“但是在下曾经许诺,到达这里的,除了耀君,都得死。”

我瞬间明白了。该死该死该死王耀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和本田菊的这段孽缘他之前还在说我们是生死之交然后转头他的姘头就一脸神经质的要砍死我!!哦我还天真的以为王耀只是因为体力不足被困在了这条路上,没想到阿尔弗雷德说的“不太愉快”是因为本田菊这个神经质的疯子在这里等着他!

我叹了口气,已经无路可退无处可逃。本田菊对我施了一礼,他举起刀,我看到光影凌厉中一切被分割成碎片一一

T-15:05

“这是什么鬼地方!!!鸦片佬你的魔法阵呢!!”王耀一边躲开走廊上方飞舞着的蝙蝠状怪物的厉爪,一边还有心情和我打嘴炮。

“别说话浪费体力!跟着我走!”我迅速回神,说,“快点!它们过一会就会变异了!”

我们略显狼狈的从走廊跑出,王耀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回头,刚刚我们经过的那扇门已经悄无声息的合上了,蝙蝠怪物们扑打翅膀的声音被隔绝在门后。

“别看了,这里没有回头路。”我说,“向前走吧,我们得拿到钥匙才能离开。”

“这里到底是哪儿?”王耀跟在我身后,“还有鸦片佬你看起来真是狼狈...”

“我被困在这里半天了。”我说,“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现在的王耀刚刚到这里来,他还不太清楚状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我被魔法传送阵送来的...这里是生化危机几?有外挂吗?”

“没有,但是我们有攻略。”我说,“跟着我就行...对了,我问你,你和本田菊是什么关系?”

王耀尴尬的顿住了,他挑了挑眉掩饰自己:“正常的外交....怎么了?”

“我问的是你们的私人关系。”我拔出装饰在墙上的猎刀,把刀别在腰间仿佛十六世纪时我的打扮,顺便把一柄长剑交给王耀,“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得提醒你,本田菊也在这里,他好像犯了神经病。”

王耀的脸色凝重了,他接过长剑挥了几下试手感,许久才说:“...我明白了。”

我们继续往前,我靠着经验在前开路,王耀掩护在我背后,一路顺畅。

“好了,你大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我靠在门后休息,猎刀上沾满黑色的血迹,王耀的情况不比我好多少,不过至少我们都没有外伤。他倚在门上,手里提着长剑。

“只能往前走,这里有无数的长廊和房间,每通过一个地方身后的门就会自动关闭,”王耀说,“没有退路,不能回头。”

“是啊。”我端详着猎刀上的花纹,“我们要找到钥匙,这些门的尽头就应该是出口。”

王耀没有说话,我休息了一会儿,说:“王耀,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来找我的?”

“有人给了我一封邀请函,我没有理由拒绝一一谁知道这是不归路?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我轻声笑了笑:“谢谢你,中/国桑。”

“....哦。”王耀停了停,“对了,亚瑟,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抬头看着他:“刚来的时候,我捡到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向前的箭头,于是我向前走;后来我又找到了一块石碑,上面记载着这些东西。”

“那张纸和石碑呢?”

“纸条被我不小心烧掉了,石碑我砸怪物砸烂了。”我拍了拍身上的灰,“休息好了吗?我要开门了,下一关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推门,王耀突然问道:

“亚瑟,你有没有想过,那张纸也许是让你后退而不是前进?”

我挥刀斩断扑上来的黏糊糊的绳形怪物,没有回答。或者说,我根本就不想回答。

F-04:30

此刻王耀还未到这里来,我还是一个人在这里摸索。

我不知道时间如何,只是偶尔路过某个房间时会有钟表提示我时间和外面一样在流逝。

可是我不觉得困或者累,只是疲惫。

我的机会快用完了,上一次我甚至没有走到最后,就被怪物偷袭死在了长廊里。好在王耀活着离开了那个长廊,不过后面的路程没有我的攻略,他应该很难走完。

他最后的问话还在我心里盘旋着如幽魂挥之不去,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或者说我一次次重来,到底是为什么。

见鬼,最后的两扇门里一个是神经病的本田菊,一个是同样变得神经病的阿尔弗雷德,怎么看都是一条死路。

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王耀收到的是谁的邀请函?为什么不能回头?到底哪一条才是活路一一

该死的,我的头好痛…

F-01:10

我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刻,推开最开始的那扇门后被无尽的黑暗吞噬,门在我身后缓缓合上。

我蹲下来摸索,果然在相同的地方摸到了纸条。

我把它捡起来,拿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亮房间里的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上面歪歪扭扭画着的箭头。

我的手颤抖起来。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

“拜托,别是我想的那样....”我闭上眼睛又睁开,颤抖着手把纸条翻过来。

【亲爱的亚蒂:生日快乐!按箭头走,hero给你准备了一份surprise!】

“阿尔弗雷德。”我的心慢慢的抽痛起来,我蹲下去,抱住自己的膝盖,“baka……”

S-22:35

“亚蒂,你爱我吗?”

我咬着牙齿,因为我在克制自己的哽咽。

我应该怎么回答?“哦是的我亲爱的弟弟我可是你最真诚的哥哥啊”还是“滚蛋吧baka”亦或者是....

“...是的,我爱你。”我说。

阿尔弗雷德顿了顿,他蹲下来抱住我,我仰着头,任由他像只大型犬把头埋在我脖颈处摩擦。我听到他带着泣音的回答:

“我也是。生日快乐。”

“我很高兴。”我说,“阿尔弗雷德,你记得我给你念的那句诗吗?”

阿尔弗雷德紧紧的抱着我,我自顾自的说下去:

“【万物将重新生长/唯有死亡与爱不能回头】。”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哽咽,眼泪划过我的脸,我克制不住的哭泣,但我还是继续说下去一一

“阿尔弗雷德,放手吧。”

“我已经....死了啊。”

S-20:00

“生日快乐,亚瑟!生日party棒极了!”王耀递过礼物,“尽管我觉得你们家门口的超人气球蠢极了。”

“玩得开心。”我说,顺便拥抱了他一下。

“阿尔弗雷德呢?我以为那家伙会穿着超人服站在门口迎客的。”王耀问。

“他说他去准备最大的礼物了……但愿他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已经不能再丢人了。”我的目光瞟到门口的超人装饰,实在是忍不住捂脸。王耀说的没错,实在是太蠢了。

王耀耸肩转身进了花园,我看着邀请函名单,只有本田菊还没来。

最后他终于姗姗来迟,按理说对于一个日本人迟到是罕见的事情。本田菊先向我道歉,我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

“你生病了?”我问。

“没有,谢谢您的关心,迟到了实在是很对不起。”本田菊摇了摇头,“祝您生日快乐。”

所有人都来齐了,他们在花园的草坪上聊天,弗朗西斯放起音乐,我注意到阿尔弗雷德还没出来。

他不会真的穿着超人服从天而降吧?我担忧地想。

聚会进行到一半,我喝的微醺,阿尔弗雷德还是不知所踪。弗朗西斯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帮我稳住,低声说:“亚瑟,生日快乐。回到房子里面去,有surprise等着你。”

我迟疑的点了点头。这时王耀突然走过来问我:“我有点胃疼,能不能去休息一下?”

我回头,看到本田菊站在王耀之前站的地方盯着这边,目光阴鸷。

也许是喝了一点酒,我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点了点头:“休息室是二楼第一个房间。”

王耀揉着太阳穴走开,我也穿过花园走向房子,老天保佑阿尔弗雷德不会做出什么羞耻的事情来,去年他的surprise就是把自己包装成超人快递到我房间。

酒的后劲很大,我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

按着阿尔弗雷德的箭头指示,我顺利到达三楼我的卧室,推开门的时候我愣在门口。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面色晦暗:“亚蒂。”

他举起手里的照片:“你背叛了我...吗?”

E-14:40

“法兰西先生, 您从哪儿弄的这些照片?”

“嘘,哥哥从亚瑟的电脑里黑出来的。这是很久以前一个摄影师给亚瑟拍的,性感吧?可惜哥哥也是第一次看到。”弗朗西斯小声对马修说,“想想看,阿尔弗雷德收到自己定的快递,发现里面有亚瑟的sex照片,喔喔喔喔,他该有多高兴?”

马修垂着呆毛想了一会儿:“可是法兰西先生....我觉得....”

弗朗西斯哼着歌把照片拷贝下来,回头问:“怎么了小马修?”

马修看着弗朗西斯兴高采烈的脸,垂下眼眸:“...不...没什么....”

他还是帮助弗朗西斯把照片放进了快递里。他代替阿尔弗雷德取货,回来后把东西小心翼翼的拆开把照片放进去,再重新包装起来。

“他买的是烟花炸弹...?”马修小声说,“熊三郎先生,我这样做真的好吗?阿尔为了这次的惊喜准备了很久,这算不算恶作剧?我会不会做错了?”

熊三郎捧着枫糖浆:“谁知道呢。你是谁?”

N-22:35

我动了动肩膀,感觉到泪水滴落在上面。

“好了,没关系,”我说,“阿尔弗雷德,你知道这是个误会...该死的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他仍然抱着我,我眨眨眼努力不让眼泪滚下来:“baka……放开啦。”

阿尔弗雷德以为我背叛了他。他收到了照片,狂怒席卷了他的理智,在和我的争执中我无意间引燃了阿尔弗雷德放在屋角的烟花炸弹,我们都没想到那个炸弹在密闭空间里威力会那么大....

最后划过我眼前的是破碎的玻璃碎片,我记得最后一刻我把阿尔弗雷德推下了阳台,楼下是灌木丛,他不会死。

装饰在墙上的猎刀被冲击力带着飞出,如果我没有猜错,最后那把刀应该是穿透了我的身体....因为最后我几乎听到了利刃刺穿肌肉发出的轻微的扑哧声。

一切都结束了。

【万物将重新生长/唯有死亡与爱不能回头】

一个误会毁了一切。我原本有机会活着对他说“我爱你”....天,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正式的说过这句话....

死亡与爱不能回头,已经没有机会了。

“baka……解开我,我想抱抱你。”我沙哑着嗓子说,阿尔弗雷德解开绳子,我伸手环过去拥抱住他。“听我说...没有关系的,阿尔...好多话我一直都很想和你说,现在一口气说出来吧……”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尽管你后来离开我了…我其实并不讨厌汉堡包和可乐,因为你喜欢它们...还有,超人也不是很难看,他很酷...就算你曾经杀死过我...我也不会怪你,你做什么我都接受...”

我说:“还有...虽然我总是骂你baka,但是,baka…我爱你。”

T-22:50

我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阳光的、天真的声音:“嘿...亚蒂,你总算说实话了...hero我很高兴...还有,你又错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衬衣下摆都被他涌出的血液浸湿,他的皮夹克还在滴落血滴。

我仰着头,慢慢跪下来抱着阿尔弗雷德,他的呼吸变得缓慢而艰难,我不敢低头,怕看到地上溢满的血液。眼泪已经干在脸上,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再次哭泣。仿佛世界都坍塌,我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觉得一切都是虚幻,仿佛这只是个梦。

到最后阿尔弗雷德还是反过身拥住我,猎刀刺穿的是他,而我落在灌木丛上,他为我卸去大部分冲击力。

生命在手中流逝,或者说这只是我的幻境,阿尔弗雷德早已死去,这个他只是自责的我幻想出来的虚影。

我浑身都在颤抖,声音越来越轻:“baka……你把钥匙扔掉了啊!我已经...走不出去了。”

放开阿尔弗雷德,我踉跄着起身,推开这个房间里正对着我的一扇门,那是我来时的门...是我幻境的出口。

我已经不能再重来了,就算这里是我的幻境,我也没有外挂再回到从前。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回头的机会,无数次重来,也只是达成既定的结局。

这扇门没有钥匙也可以推开,我回头最后一次望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存在于我记忆中的他,一直都是孩子气而天真的...那阳光般的笑容啊....

我突然,不想离开了。

The End-23:30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弗朗西斯抿了抿嘴角,面色苍白。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尸体被依次推出来,白色的床单下生命已经消失。

王耀还在抢救中,听到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争吵声的他从二楼赶去,推开门后被玻璃碎片扎进身体,情况也很不好。本田菊守在抢救室外面,脸色暗沉的仿佛要杀人。

“亚瑟...”弗朗西斯轻轻揭开床单,那个绿眼睛的傲娇平静的闭着眼睛,仿佛安眠。

“再见。”

唯有死亡与爱不能回头。

***

此文名《期末考之前如何机智的作大死》

诸君,期末考已狗带,再见。




   
评论(2)
热度(12)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