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我愿意陪你从A到Z

C-City

续上

*路鸣泽并非上千岁的小恶魔,勿带入原著无所不能设定

*好吧我欧欧西了【跪

楚子航顺理成章的留下来了。

在和苏小妍分别的时候,楚子航被漂亮年轻的妈妈搂着亲了又亲。苏小妍几乎舍不得放手,在婶婶的反复保证绝对好好照看之下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又用力在楚子航脸上啵了一下:“子航,等你初中读完妈妈就来接你!妈妈每个月都来看你,你要乖乖的哦,妈妈会想你的!子航快快长大,妈妈过几天还来看你....”

路明非撇了撇嘴,看着苏小妍说到难过处几乎泫然欲泣,楚子航白净的小脸微微抽搐,显然很不适应妈妈的爱意满满。

“真喜欢他就别送他走啊,真是的。”小声的嘟囔着,路明非转身离开,不想再看下去了。

楚子航别过头,余光正好看到路明非萧瑟离开的小小背影,他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路明非,因为他听妈妈说过,路明非的父母都在国外,可能这一幕刺激到了他吧?孩子的内心同样敏感,楚子航感觉到路明非的情绪低落,他想去找他,安慰安慰这个刚刚熟悉的小伙伴,但是妈妈的怀抱太紧了,他根本挣脱不开。

路明非在巷子附近绕了几圈,现在玩游戏的小孩差不多都散了,他想了想,还是抄着小路,往断墙那边走去。


路鸣泽并不在,路明非心底浮起淡淡的失落。其实苏小妍的举动也不过是让他看不下去而已,而路鸣泽不在却真的让他失落了。

仿佛这世界上最后一个陪着你的人都消失了,你终于孤独一人。

“哥哥,你满脸好像我死掉了的表情喔。”路鸣泽说。

路明非发呆的片刻路鸣泽已经在他身边,他虽然心里蛮高兴,却还是说:“哪有,那我以后再也不用被你烦了。”

路鸣泽眨眨眼:“哥哥好狠心,我好伤心哦。我可是一看到哥哥你出现就飞跑过来的哦。”

路明非偏头看向他,果然平时穿着整齐小西服的路鸣泽今天穿的是一套斑点睡衣,脚上还是毛绒拖鞋,上面沾上点点泥土,像一只落难的斑点狗狗。

“没想到你居然有斑点狗的睡衣,好幼稚。”其实路明非有段时间也很喜欢斑点狗的东西,但是他现在仍然嘲笑路鸣泽,“你现在还在看斑点狗?你还看猫和老鼠吗?”

“我喜欢斑点狗啊,”路鸣泽理直气壮的回答,站在断墙下面仰视着路明非,笑容灿烂,“他们多忠诚啊,忠诚的东西我都喜欢。还有,我也很喜欢猫和老鼠。”

“你喜欢Tom还是Jerry?”一边漫无目的的说着闲话,路明非一边眺望着远方的建筑物。

“都不喜欢。”路鸣泽说。

路明非奇怪的看着他:“那你还说你喜欢猫和老鼠?”

路鸣泽说:“我只是喜欢看它们互相陪着彼此而已。”他顿了顿,又说:“那个叫苏小妍的女人,真是讨厌。”

“苏阿姨人很好的,你胡说什么。”路明非下意识的维护了一下漂亮阿姨的形象,“等等...你怎么认识她?”

“我不光认识她,我还知道她会跳舞,现在离婚再嫁,前任丈夫叫楚天远。”路鸣泽不笑了,面无表情甚至咬牙切齿的说,“她儿子叫楚子航,是个很讨厌的小孩。”

路明非莫名其妙,他不理解路鸣泽忽然变脸是为什么:“你怎么了啊?”

“惹人讨厌的人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就像苏小妍,明明知道哥哥的爸爸妈妈在国外,还搞出那么一副母子情深的样子。她要是真情深,就不应该把楚子航送走。楚子航也是,和他妈妈一样虚伪。我讨厌虚伪的人。”路鸣泽快速地说着,仿佛有无尽的怨恨,“而且我讨厌意外,他们都是我和哥哥之间的意外。”

路明非不满的皱眉:“路鸣泽,你怎么搞的?苏阿姨得罪你了么?楚子航也没招惹你吧?而且人家也许有苦衷呢!”

其实他也不太懂“苦衷”的含义,但是大人们总是说起这个词。他只是看不惯路鸣泽莫名其妙的指责苏小妍和楚子航,毕竟楚子航也算是他的朋友了,而苏阿姨那么孩子气又大大咧咧的人,每次来都会记得给路明非带糖果。

“哦。苦衷啊。”路鸣泽安静下来,和路明非对视的眼里仿佛含着委屈的眼泪,可是他的眼神那么冷漠,“哥哥因为一个刚认识的人骂我,我真的好伤心。”

他嘴上说着伤心,表情却像一块坚冰。

“哥哥知道我的苦衷是什么吗。”路鸣泽面无表情的说,“现在是零下七度哦,我穿着睡衣和拖鞋,真的好冷。”

路明非才注意到在这个寒冷的时节,他穿着羽绒服所以还觉得冬日阳光温暖,可是对于穿着室内睡衣的路鸣泽来说阳光无济于事。他看到路鸣泽脸色苍白,浑身轻轻的打颤,露出的指尖和脚跟已经通红。

“苦衷啊,哥哥,人人都有苦衷啊。”路鸣泽这样说着,背过去转身就走,远远传来的稚嫩童音似乎带上泣音,“是啊,人人都有苦衷。”

路明非呆在原地,看着那个穿着黑白斑点睡衣的男孩越走越远,最后那身影跑起来,仿佛是一直都忠诚于他的斑点狗狗终于离他而去。

远处的新城传来礼炮声大概又是一栋楼建成了,路明非站在断墙上,冬天的风从他耳边刮过,他的脸色也是苍白。

旷野空旷而孤寂,世界只剩下他一人。

楚子航顺着这附近的巷子走了几圈,到处都没找到路明非。好不容易从妈妈的怀抱里挣脱,楚子航却发现路明非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他站在巷口,不知道要往哪边走。这时他终于看到路明非低着头恹恹的从巷子另一头走过来,他跑过去,不加考虑的伸手牵过路明非的手。

小孩子的友谊多简单,你带他一起玩,就能和他成为朋友。

路明非被柔软的小手牵住,有些怔愣的看着难得眼神急切一些的楚子航,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是来找我的吗?”

楚子航点点头。

路明非深吸了一口气,心情稍稍好点了,于是眨眨眼:“苏阿姨走了吗?对了,我们待会儿去玩游击战吧!”

楚子航又点点头,两个人手拉手往路明非家的院子走去,婶婶站在院门口,温和的脸色和态度:“子航啊,我做了炸芋圆,要不要吃一点?”转头瞪着路明非:“路明非你中午没吃什么东西,还不过来吃,饿不死你!”

路明非趁婶婶回身时冲楚子航扮了个鬼脸,楚子航微微弯了弯嘴角,抿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

于是冬日阳光灿烂,下午时光仍然美好。


   
评论
热度(18)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