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我愿意陪你从A到Z

期末考之前还熬夜写小说我真是没救了

明天我一定努力学习


C-City

孩子和城市一起生长。

这座城市一直在生长,处于新生和衰老的两个极端。新城区就在老城区的旁边,朝气蓬勃繁华生机;而老城区像是垂垂老矣的老者,吊着最后一口气迟迟不肯死去。

而现在还住在老城区的人,比如路明非他们,就是老城最后的喘息。

其实老城区未必就不好,到处都是生长了几十年熟悉了这片土地的树木,骑着铃声清脆悠远的自行车从稍嫌狭隘的车道上过,一路上不会晒到半点阳光,树荫满路。

还有一些现在看来早已过时的小卖铺在老城零零散散的发布着,独居的老人守着小小一间小卖铺,里面摆着跳绳、泡泡水和廉价的贴纸,当然不乏酱油和醋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孩子们篡着零钱踮脚向他买一块甜甜的泡泡糖。

老城区没有柏油路,仅有的几条主车道也是没有标出车行方向的水泥路,其余的小巷是石板地,有时候没有什么车,附近的小孩就在车道上玩地雷战的游戏。

其实一直这样缓慢的生活也很好。

可是孩子总要生长,城市也在扩张。

而他们总会离开。


路明非终于见到楚子航,在一个冬日的中午。

那时他和别院的小孩在玩“写王字”的游戏,正轮到他在粗糙的墙上写王字。每写完一个字就回头看,而其余人偷偷摸摸前进,等他回头时就停下来,被看到动弹就算是输了。最后成功前进到写王字的人身边的人要拍他的背三下,拍完所有人一起回头跑,谁被抓到就是下一个写王字的人。

这是很考验眼力的游戏,只不过有的时候路明非也会耍赖皮,硬说看到了别人动弹,自然免不了一番争论。

他刚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辩论半天还输了,耷拉着头在粗糙的墙上一下一下的划着字,一横一竖,再一横,再一横,一个王字写完了,他满腹怨念,猛地回头看去。

彼时楚子航刚从车上下来,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清爽俊气,抬头的瞬间和路明非凶狠的目光对接,愣在原地。

两个孩子都看着对方,路明非的手指还按在粗糙不平的墙面上,楚子航的另一只手被苏小妍牵着。

可是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当时目光交接的瞬间仿佛命运终于觉醒,无尽的相遇与离别从此开始。

“呀,明非,你在玩啊。”苏小妍笑容灿烂,“你婶婶呢?”

“在院里聊天。阿姨好。”路明非赶紧终止游戏,跑过去打招呼,“您直接过去就行了。”

“嗯,这是子航。子航,这是明非。那你们先一起玩吧,我去和你婶婶说话。”苏小妍松开楚子航的手,微笑着把他向前推了推,路明非非常识时务的顺势牵过楚子航的另一只手,转身带他往孩子群那边走去。

大人们总是认为孩子能很快玩起来,所以苏小妍觉得让路明非带楚子航玩挺好的,以后住在一起,现在玩熟悉了楚子航也能更快交到新朋友。


“你就是楚子航哦,我叫路明非。我叫你楚子航吗?你有小名吗?我没有小名所以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路明非连着说了几句,发现楚子航一点反应都没有,白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不太适应的动了动被拉着的手,似乎有点怯生,可是眼神严肃而认真,又不像是害怕。

“你倒是说句话啊?”路明非挠挠头,“你是不是不喜欢说话啊?”

“嗯。”楚子航倒是答应了一声,他是不爱说话,但倒也不至于一声不吱。今天的沉默的确是因为怯生,他很少和同龄人玩的这么亲密,刚见面就手拉手,对他而言还是太热情了。

“哦哦,没关系,玩熟了就好了。”路明非又挠挠头,有点犹豫的看着他,“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写王字,会玩吗?”

这是孩子之间很流行的游戏,楚子航在学校里也看过别人玩,自然是会的。但是他不会轻易答应别人的邀请,又不知道怎么婉拒,所以只是站着不说话。

路明非手一挥:“不会玩也没关系,玩着玩着就会了。”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带着楚子航加入,简单的介绍之后,游戏继续,路明非仍然是写王字的那一个。楚子航站在一群不认识的孩子之间,有点尴尬又有点高兴,他第一次和这么多孩子一起玩游戏,不免又有点紧张。

他抬头看着站在墙边一笔一画写字的路明非,在这里他唯一一个知道名字、算是认识的孩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他写字时前进,在他将回头之前赶紧停住。那张严肃的脸上终于微微浮起笑意,小心翼翼又努力的往前靠近着他,同时还要提防路明非猝不及防的回头。

他那么认真的看着他,仿佛看着全世界。

路明非有点懊恼。

楚子航看起来呆呆的样子,似乎是不太会玩游戏。他还想玩的时候放点水让他适应适应,结果没想到楚子航还是个游戏能手,他还没反应过来,短短的几次写字的空隙,楚子航就已经前进到他身边了。

他在墙上划着字,指尖用力的划过墙壁,楚子航在他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调转方向准备跑开。这个时候是最紧张的,离得最近、负责拍人的人也是最危险的,因为写王字的人随时都可以伸手抓到他。所有人盯着楚子航的动作,这个男孩看起来淡定冷静,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又轻轻的在路明非身上拍了一下。

第二下了。路明非心里数着数,同时蓄着力准备在拍第三下时猛地跳过来抓住楚子航。

第三下!楚子航拍完过后往旁边一让,躲过路明非伸手一拉,然后掉头就跑,其余的孩子也迅速四散跑开。路明非追着他跑,盯着楚子航飞快的身影,一心想要抓到他。

两个人在巷子之间穿梭,楚子航是对这附近不熟悉,可禁不住他跑得快啊,何况小巷都是连着的,不会遇到死胡同,所以一直都把路明非甩在身后。路明非在后面越跑越气,气自己不仅玩游戏输给了这个新来的,对这附近这么熟居然还跑不过他!好胜心熊熊燃烧,路明非咬着牙提速,发誓要抓住楚子航。

楚子航听着风声从耳边刮过,冬天的风在正午的阳光下并不寒冷。他迅速判断着路径,和另一个认识不久的孩子赛跑,仿佛要跑赢全世界似的努力的奔跑。

两人早就跑出了其他人的视线范围,逐渐的也都体力不足,速度慢了下来。最终还是勉强提速的路明非先败下阵,停下来扶着膝盖喘着气,还喊跑到远处的楚子航:“别跑了,我认输!”

楚子航慢慢走回来,两个孩子都看着对方重重喘气,忽然相视而笑。

“唉...你真是....”路明非无奈的说,“跑那么快干什么,不就是玩游戏吗。”

楚子航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那么拼命,现在浑身都是汗。

两个小孩缓过劲,就要回去了。还好路明非认识路,于是楚子航跟他手拉着手,在阳光里,慢慢的走回家。

—TBC—


   
评论(2)
热度(24)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