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我愿意陪你从A到Z

【看完楚路文的我只有自产粮吃了

【内含泽非(也许?)反正管他呢反正明妃是总受

【全员普通人,都是发小相亲相爱设定,憋和我说龙龙是啥玩意能吃吗不能吃就扔掉好了

【反正没有一个人死,死掉的都给我活回来啊!!!

【欧欧西怪我咯

A-Amazing

“再来一局我就回家。真的!”游戏厅角落的抓娃娃机前,路明非握着最后一枚游戏币,对自己发狠,“不抓到这个娃娃我路明非就不姓路!”

娃娃机旁悠哉悠哉抽烟的胖老板斜眼瞥了他一眼,轻蔑的突出一口烟,可惜五块钱一包的劣质烟没有凝出烟圈的可能,不然他就更像黑社会老大一点了。

“小崽崽,你不行的啦,这素特等奖,奏呢,嘎不起来的啦。”老板得意洋洋的说出一口奇怪的地方腔,在这个遍地都是京片子的地方格外引人注目,他更加得意,因为据他说,这可是正宗的香港腔!

香港,在看了几部打打杀杀港片的路明非心里,那可是个遍地是黄金,到处是大佬的神圣地方!有香港腔的老板说的话,他也一直非常相信,可是今天他不能放弃。

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他所有的零花钱都花在了这台抓娃娃机上,就是为了那个娃娃!马上就是诺诺的生日了,这个娃娃,他势在必得!


一切都源于弄祖胡同现年十岁的女霸王诺诺。

诺诺一头暗红色短发,据说是遗传她貌美神秘的外国妈妈,凌厉干练,以一手太极和跆拳道的结合拳打趴下弄祖胡同所有曾经自诩霸王的男孩,成为了光芒四射的女王大人。路明非本来就是屁颠颠跟在霸王后头跑的小跟班,暗恋文艺忧郁的小姑娘陈雯雯。

如今他跟从的霸王被女大王打趴下,他这个跟班瞬间低人一等,在被小伙伴欺负的时候诺诺再次从天而降。她一身帅气牛仔服,双手叉腰横眉冷竖,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姿态和当时向路明非的前任老大挑战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只不过那时她是黑雾弥漫的巫女,此刻她是光芒四射的女皇。于是周围人像潮水一般散去,路明非趴在地上满身尘土,看到他的女皇一步一步走来,尽管那套牛仔服上还有傻不拉叽的米奇米妮,他却觉得那是女皇最美丽的冠冕。

那是光。

“从今天起,你,李嘉图·M·路,就是我的跟班了!谁也不准欺负他,你们听明白了吗?!”

路明非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中二病,不知道早熟的诺诺在看了日漫之后就是这样子,也不知道中文名字和英文字母加上几个小点点搭配起来简直就是玛丽苏值和羞耻度爆表,他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真好听。

就像诺诺的名字一样好听。

当然小学的老师们都是些没有品味的大妈,她们只知道在路明非这样写自己名字的时候大声嘲笑和批评,并且罚他把自己原本的名字抄写一百遍。路明非非常不甘心的端着小板凳在夕阳里抄着自己的名字,边抄边哭了起来。这时诺诺走过来,听他抽着鼻子说完事情始末不仅没有扬言要教训学校老师一番而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了之后她就沉默的搬着小板凳坐到路明非身边帮他抄。

路明非非常感动。女皇居然亲自帮他抄作业,他不仅感激涕零而且还想跪谢圣恩。于是他努力止住了抽泣,哽咽着说:“其...其实....我觉得,李嘉图比较好听。”诺诺沉默着,一笔一划的抄着路明非的名字,夕阳慢慢转为深紫色,暮色笼罩。

天完全暗下来的那一刻,路明非听到诺诺低声说:“其实路明非这个名字,也很好听。”

路明非呆滞了片刻,诺诺在这空隙之间就搬着她自己的小板凳回自家院子了,剩下路明非呆在原地,不知道怎么接话。

后来路明非学会了说很多白烂话,可以用来应对所有尴尬的局面,包括当年诺诺说的那句话,他都有几百种方法应对。可是诺诺再也没有那样说过了。她遇到了凯撒,也许在她心里,路明非也不再是个好听的名字。

而路明非还是当初的那个孩子。

而彼时的路明非还是个斗志昂扬对特等奖娃娃势在必得的孩子,心里暗搓搓的想着把女霸王娶回家顺便捎上陈雯雯做小妾,他投进了最后一个硬币。

那个特等奖是一个红头发的精致洋娃娃,大眼睛小嘴巴穿着粉红连衣裙,是所有小女生的最爱。按理说诺诺喜欢的是在泥浆里和男孩子们摔跤玩枪战,怎么可能要这种东西?

可是路明非知道,诺诺喜欢。

这是他最宝贵的秘密,在那次抄作业之后,诺诺带他到这里来玩游戏,玩的就是抓娃娃机。她仿佛是为了补偿路明非抄作业的事情(尽管路明非觉得没什么需要补偿的),坐在娃娃机前很豪气的说李嘉图你要什么姐姐给你抓。

路明非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娃娃,但他不敢说出来,只好说:“抓出来什么要什么。”

诺诺想了想,给路明非抓了个小青蛙玩偶,又给自己的其他跟班抓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便说这些都没意思我要挑战最高难度,说着就开始努力的抓着那个洋娃娃。

按理说洋娃娃头发那么长裙子那么大很好抓到,可是诺诺试了一下午,都没成功。路明非在一边一声不吭的看着她,他很少这么安静,因为他看出来诺诺眼里闪着的光。

那不是想挑战,她是真的想要这个娃娃。
路明非也去看过大商场里的玩具专卖店,那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坐在柜顶,标价是难以想象的昂贵。在那个BJD、SD都没有流行起来的年代,这么昂贵的娃娃实在少见。

可是她也躺在廉价的抓娃娃机里,五毛两个的游戏币就可以抓一次,就有可能抓到她,像抓住公主飘扬的的裙角。

路明非回去认真数了自己的零花钱,做了最坚决的决定,他要把所有零花钱换成游戏币,给诺诺抓到那个娃娃!于是接连一个月他都稳坐在抓娃娃机前不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抓到了各种各样的公仔,眼看诺诺生日越来越近,自己手里的游戏币越来越少,终于到了这个孤注一掷的傍晚。他必须赢!绝不能输!
路明非孤零零的走在小巷里,手里拿着一个小青蛙,和诺诺给他的那个一模一样。他又输了。这次更惨,一失手什么都没抓到,还是胖老板可怜他送他一个小青蛙。他丧气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暮色吞噬天空。“你。”一个男孩挡在路明非面前,他是从后面冲上来的,速度极快的追上了路明非,黑色的头发几乎融在了暮色中。他站在路中央,手里一点也不温柔的提着那个红头发的娃娃,目光锋利而坚定。“你,和我换吧。”路明非呆在原地,看着对面黑色头发眉眼俊秀的男孩拿走了自己手里廉价的鼓眼小青蛙,把那个昂贵的娃娃塞到自己手里。“我抓到的,不想要,就和你换这个。”男孩解释了一下,然后提着小青蛙淡定的走了。路明非还呆在原地,手里是那个洋娃娃,暗红的头发垂到地上。暮色降临,那个男孩跑出了巷子,路明非才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多么荒诞奇妙,仿佛上天给他的一份意外惊喜。他不知道的是,回到家他会收到另一份惊喜,包装好的、从商场买回来的洋娃娃静静地躺在他的小床上,那是一份来自小恶魔的礼物。可是人们总会记得先遇到的那一个,路明非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晚上回家的路上溢满心里的欢喜,仿佛阿里巴巴无意间发现开启宝藏的谜语,幸运突然到来被奇迹眷临的乐不可支。尽管两份礼物一样用心,可是你知道,先到者先赢。

   
评论(2)
热度(26)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