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菊耀同居三十题06

6.大扫除

春意逐渐泛出来,太阳猛的热烈起来,仿佛暖和的日子会一直维持下去。然而初春寒暖不定,居家体贴的王先生捡了阳光灿烂的一个大中午,挽着袖子告诉本田先生要大扫除。

窗外阳光明媚,蓝天明亮干净的过分,暖融融的时候正是应该打扫卫生一一也许吧。

尽管本田先生是一个很爱卫生的优秀青年,然而让他在这个十分适宜看漫画的时候放下手里的jump漫画去打扫卫生,本田先生还是不太愿意的。

“家里很干净,一定要打扫吗耀君?”本田先生杵着扫帚,一脸严肃的盯着王先生一一手里的漫画。

“啊呀,漫画什么时候看都行,现在天气这么好,不好好清理家里一下,等下个星期冷下来了就来不及了。”王先生毫不犹豫的把漫画收到茶几下面,那里已经堆满了本田先生的杂志和漫画书,“小菊你也要帮忙啊!”

所谓的帮忙就是按照王先生的指示帮忙递一下抹布和拖把而已。本田先生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乖乖的去洗抹布。

等他把搓的白白净净的布拿回来时,王先生已经在阳台摆上几把椅子,把棉被铺在椅子晒了。

“您为什么要这样晒呢,明明是有晾衣架的。”本田先生靠着阳台的门,问王先生,“这样多么麻烦啊。”

“不一样的,当初要这么大的阳台就是为了方便啊。被子架在晾衣架上,到了半下午就没有阳光了,而且这床被子太重了。”王先生严肃的说,本田先生盯着那床他根本没有见过的大红被面金牡丹红绿鸳鸯的被子,默默无语。

本来就是金灿灿红闪闪的被面,热烈的阳光一照,几乎瞬间就莫名的刺眼起来。红色的被面带着微微的反光,牡丹富贵华丽,鸳鸯绣的很精致,相伴相随脖颈交缠,羽毛是金线和彩线交织成的,花花绿绿的艳丽俗气。美好的寓意,然而本田先生把抹布放在水池边上,微微皱起眉头不去看。

“啊说起来这可是乡下结婚用的被子呢,不记得是谁送来的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边呢…”王先生托着下巴回想,本田先生认认真真的擦着水池边角,然后默默的把抹布放在水流之下再次搓洗起来,王先生点了点头想起来,“啊,大概是因为很喜庆吧,当时也就带过来了。”

“在下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用处。”这样回答了王先生的话,本田先生低敛眉眼专注的看着水流,看不清楚眼中情绪,“在下从来没有看见过您用这条被子。”

“总是要晒一晒的,而且这床被子太厚了没办法用啊。”拍了拍架在椅子上厚厚的棉被,王先生心情很好的说,“很好看啊。”

本田菊含糊的嗯了一声没有说话,王先生欣赏完被子开始打扫,本田先生搓的白白净净的抹布终于派上用场。

两人的家里是复式公寓结构,因为是顶层所以会有一个小小的楼阁。当初挑房子的时候本田先生表示毕竟是王耀家这边,他对此没什么意见,所以兴致满满的王耀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住带楼阁的顶层。住进来的时候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楼阁也很少用到完全是装饰,好在真正实用的住房部分结构设计良好,所以两人都选择性无视了通往楼阁的那条楼梯,完全当作装饰品看待。

但是既然是大扫除,不好好清理一下全部角落就说不过去了。

如本田先生所说,其实实用的一楼部分是很干净的,所以王耀只是简单的擦了一下地板收拾了一下比较杂乱的地方就已经显得很干净清爽。

然后对比而言很久都没被二人注意到的小阁楼就显得格外脏起来一一

本田先生拉开门,然后被扑了一脸灰。

比起捂着口鼻冲下楼不断咳嗽着的本田菊,王耀躲在后面就幸运很多。等到灰尘都慢慢的在光线照射下沸沸扬扬之后尘埃落地,很有先见之明的王先生戴着随身携带的口罩,套上袖套、围裙,手持抹布拖把,全副武装的走进了小阁楼。

本田先生暂时还在楼下咳嗽,不用管他。

一步一个脚印,足以见灰尘之厚重。王先生暗想大概是装修之后就没再打扫过了,因为他是直接搬进来的,装修房子的事情不归他管,当时也以为负责人已经打扫过。这么久也没有想过要用到阁楼所以也就这么搁置着了,现在看来打扫卫生的任务很重啊。

好在阁楼里没什么东西,空荡荡的还算容易打扫。采光用的落地窗给阁楼带来正午满满的阳光,可惜太久没擦灰有点重。

王先生拿着抹布开始了繁重的工作。

三分钟后。

王先生拿着黑乎乎的抹布,往楼下喊:“小菊,你还好吗?能不能帮我洗一下抹布?”本田先生捂着口鼻上来,接过王先生的抹布,给了他一块干净的布,声音闷闷的说:“在下来帮您吧。”

“你去洗一下抹布就行,我一个人方便一点。”王先生摆手,表示一点也不想本田先生踏入脏兮兮的这里,“过一会儿记得把被子翻面。”

本田先生应了一声,拿着布就下去了。于是来来回回给王先生洗抹布送抹布,间隙帮忙擦拭家里的窗户,倒也算是忙碌的没办法偷空看漫画。

这样过了两个小时,王先生终于完成大部分工作,说是不需要本田先生再递抹布了,剩下的细节自己搞定。本田先生满意的看着屋子里明亮的窗户,洗干净手转眼看到阳台上大红喜庆色的被子,突然想起要给被子翻面。于是再次忙碌,期间还由于不懂得掌握扛被子的技巧差点连人带被子摔倒,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勉勉强强算是把被子翻了个面继续晒。

阳光已经渐渐没有温度了,外面的蓝天通透如洗,带着凉意的风从窗户钻进来。本田先生的手放在冰凉光滑的被面上,看着绣上去的牡丹和鸳鸯,忽然就发起了呆。

就算没有过分灼目的阳光,那上面喜庆艳丽的图案还是有够刺眼。

我不能给你的东西一一比如婚姻,比如热闹欢喜的庆祝,甚至于只是一句“我爱你”一一全部都不行,全部都不可能。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

永远都不可能这样坦然的说出“爱你”这种话,永远都不可能和你名正言顺的举行哪怕是俗气的要命的婚礼,现在也是在模糊的恋爱中挣扎着徘徊着害怕失去你,无论如何都只敢在身后追逐着你的背影,想要占有你却不敢与你并肩而行。

只要在你身边就好了,这样卑微的请求着的我被你温柔的容忍着。

本田先生注视着用于婚礼的喜被,然后被王耀拍了拍肩膀才回神。对方拿着一件外套,故作生气的皱着眉头,眼里温柔的笑意却抹不去:“风很冷了,小菊都不知道加衣服吗?”

本田先生接过衣服,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毛线衣泛着凉意,自己的手也是冰凉的。时辰渐晚,阳光彻底失去温度,风里的凉意愈发明显起来。

他穿上外套,王耀脸上还有一点灰蹭上去了,于是伸手把灰尘轻轻擦去:“您打扫的怎么样了?”

对方的脸是温热的,王耀笑起来,琥珀色的眼睛里含着光如同阳光般灿烂。

“全部都好啦!”王耀说,“啊呀,真是有够麻烦的。啊,没什么太阳了,那么把被子收起来吧…”

“耀君。”

忽然喊了对方的名字,态度严肃庄重的让去收拾被子的王耀顿了顿,然后莞尔一笑,:“小菊,怎么了?”

“今天的打扫,您辛苦了。”

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本来要说的话,或者说本来要说什么本田菊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一时无奈之下说出了这样的话,较之庄重的语气有点不伦不类。

王耀半跪在椅子上,被子被堆在旁边依旧喜庆艳丽。他伸出手,本田菊会意的伸手拉住,冰凉的手瞬间被对方温暖起来。王耀的回答一如既往的温柔,本田菊看着他的眼睛,瞬间释然一一

“小菊也是,辛苦了哦。”

于是两人十指紧扣,轻柔的额头相抵鼻尖相对,彼此目光温柔似水。风带着凉意从两人身侧撩过,可那又怎么样呢?

这个屋子里面,已经满是温暖了啊。


   
评论
热度(15)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