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菊耀同居三十题04-05

4.一方的起床气

“耀君。”

“耀君?”

“耀君一一”

本田菊撑着头从床上坐起来,他的眼睛下面带着明显的黑眼圈,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他当然精神不振,上司许诺的假期被终止,昨晚他被迫停止呆在王先生身边的时光连夜飞回自己家,然后发现上司说的大事不过是一些芝麻小事,得知原因的时候就已经很恼火了,出于礼貌本田先生一直在克制着。然后凌晨两点飞回王耀家,再赶回来的时候王先生已经睡下了,所以他又得自己轻声洗漱以免吵醒王先生。

天知道他多想大声喊叫以宣泄自己的愤懑,但是却不得不憋屈着睡在书房。

而现在,他昨晚2:40才躺下,本田先生看着时钟上显示的6:20,躁郁的情绪占领了整个大脑,他紧抿着唇,面色严峻。

“该死的鸟!”本田先生被迫听着一只八哥和一只鹦鹉的轮番语言攻击,喊王先生的声音却没有鸟叫声有穿透力,隔着厚厚的房门王先生听不到。

所以他不得不离开自己舒适的被窝,趿着拖鞋碰的打开门:“耀君,能让那两只鸟安静一会儿吗?这让在下头疼。”

王耀的声音从阳台传过来:“啊啊小菊,吵醒你了?真对不起,这两只鸟才送来,有点认生,我在哄呢。”

现在急需你哄的是在下而不是那两只应该送去红烧了的蠢鸟!本田先生黑着脸想,但是他放软了声音说:“耀君,能不能让在下好好的休息一下?拜托您了!”

就算本田先生放软了声音,他没有意识到严重睡眠不足让自己的语气和话听起来并不是很让人舒服。但是王先生什么都没有说,他从阳台走过来,给了本田先生一个温柔的微笑:“好的,我会处理好的,小菊去休息吧。”

本田菊晃晃悠悠的回了床上,王先生体贴的轻轻带上门。

果然这一次安静下来了,本田先生迅速在安静的环境中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十点半,终于找回精力的本田先生洗漱好,发现王先生并不在家。桌上有清淡的粥和爽口的小菜,本田先生拿起桌上的纸条:“粥冷了就热一下,我出去一会儿。一一王耀”

没有王先生陪伴着的早餐显得索然无味,本田先生吃完粥洗了碗,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漫画书,等王先生回来。与此同时他也回忆起自己今早恶劣心情导致的语气问题,心里懊悔和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还好这个时候王先生回来了。

“小菊起来啦,”王耀笑着说,一点也不介意对方之前的起床气,“我把那两只鸟送人了,以后不会再吵了。”

“您生气了吗?”本田菊小心的问,“其实没必要送走的,如果您喜欢的话…”

“诶诶,我有的时候也会想要睡懒觉嘛,实在伺候不了那两个早起的祖宗。”王耀说,“而且我也没时间养鸟啊。”

本田先生直视着他,对方琥珀色的眼里满是笑意,没有丝毫不满。本田先生低声说:“对于今早的事情,在下向您道歉...”

王耀在他说完之前就打手势止住他:“不用说这种话。”

“你觉得我会生气吗?”王先生走过来,语气轻柔,“那样的小菊也是我所接受的啊。”

对方的眼睛仿佛琥珀色蜜糖,本田菊整个人都融在那细致的甜蜜包容中。“耀君的起床气,在下也很期待。”这样说着,两个人相视而笑,王耀低头和本田菊轻轻的贴唇,简单干净的一个唇吻,彼此的心情一样温柔简单。

既然接受你的一切,那么从你荣耀满身的光辉时刻,到你起床时恶劣的小脾气,我全部都会温柔以待。我选择和你在一起,就是告诉你这一点。

对彼此的温柔,正是我们从未说出口的爱意。

5.做饭

王先生有着一手好厨艺,这一点没有人怀疑,当然他本人也对此常常以一种谦虚的姿态自豪着。所以说这样一位厨艺精湛的大厨为什么会变成亚瑟·柯克兰先生的厨艺比拼目标呢。

明明耀君的厨艺都已经明摆着秒杀亚瑟先生并且越过他的尸体率先狂飙出一整个太阳系了。

啊不,这并不是任何夸张的说法,在下只是诚实的对比出王先生的美妙厨艺和亚瑟先生堪比核爆炸的厨艺技巧罢了。

本田先生坐在沙发如是想。

本田先生你不自觉的黑了哟,请千万不要把这些话说出来不然您在欧/洲地区的事务会更加难以处理的。

友好热情(也许并不)的极东二人迎来了终极厨房杀手亚瑟苛刻男先生,对方也意识到自己找王耀切磋厨艺完全就是在找碾压,所以他不断重复的告诉极东二人组:“我只是向王耀来讨教经验的!不是来比厨艺的!”

旁边被他拖来的阿尔弗雷德不断点着头:“啊哈哈所以说只要王耀你进厨房就好了不要让亚瑟碰厨具啊一定要听取hero的意见哟如果你不想你家的厨房变成核反应堆的话....”

在下也会拉住亚瑟先生的。本田先生看了自家最近用心装修一新的厨房,在心底暗暗想。

王耀一如既往的笑呵呵的:“啊呀,那么正好我要做午饭,亚瑟你也过来吧。”

亚瑟兴致勃勃的转身进厨房的空档,阿尔弗雷德和王耀迅速交换眼神,根据本田先生友情翻译大概意思如下:

王先生:“我知道了会看好他的,但是阿二肥你对今天的事情要给我们报酬。”

阿尔:“被炸掉的是你家的厨房又不是hero的为什么要hero我给钱?”

王先生:“亚瑟待会儿做出来的东西你吃,洗胃的钱你还是要付的。”

阿尔:“....好吧你赢了价格hero会妥善的和本田讨论的。”

莫名其妙被拉入讨论的本田先生:“请放心耀君,在下会得到您满意的报酬的。”

刹那之间眼神交错刀光剑影,三人都心领神会,亚瑟在厨房喊着王耀:“嘿王耀你家的厨房还挺不错的。”王耀丢下一个“我走了任务艰巨你们懂得”的眼神,匆匆赶往厨房。

然后留下本田先生和阿二肥先生在客厅商讨关于“看管住亚瑟不让他炸毁厨房做出煤渣饼从而使阿尔先生避免洗胃的痛苦”这件事阿尔先生要给王先生二人的报酬。很好,阿尔先生已经完全被绕糊涂了,但是避免洗胃总还是他的幸运,所以最后得出的结果还算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而厨房那边气氛并没有客厅二人想象的那么...嗯,剑张跋扈...或者说,完全不像是核反应堆要开始进行反应前的那个样子。并非王先生劝阻有效,而是亚瑟先生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兴致勃勃的要做饭。

这是个好消息。王先生如是想。

好吧王先生您也黑了,您现在应该恢复您温文尔雅的样子去安抚一下明显一脸受伤却傲娇的装作没事的亚瑟先生而不是得意于阿二肥白给了您报酬。

王先生转回注意力,询问亚瑟怎么回事。亚瑟先生当然一开始是不肯说的,但是傲娇你懂的多问几次他总会告诉你的我们要有耐心。于是王先生最终还是得知亚瑟先生是苦恼于自己糟糕的厨艺,虽然阿二肥每次都会吃光但是每次都要去洗胃也实在是太让人过意不去了。

啊原来是这样。摆出一副老爷爷了然的模样,但是这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而且实际上王先生对此却并没有什么处理的经验:他的厨艺从来都没有差的和亚瑟先生一样,而且对于那种煤渣饼小菊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傻子一样吃掉的人。所以他只能安抚一下失落的亚瑟先生,对方勉力笑了笑:“啊,如果我的厨艺能像你一样好就好了一一那怕只有你的十分之一也好过现在。”

亚瑟先生难得的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厨艺表示如此悲观的意见,好吧也许他一直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说出来。

王先生安抚他之后开始准备午餐,亚瑟先生抱着胳膊看着,间或帮点倒忙。

青椒牛肉丝,爆炒之后辣香无比油亮好看,切成整齐细丝的青色的青椒伴着煸过的牛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然后是酸辣鱼锅,酸香扑鼻,好在昨晚王耀就准备好了鱼肉和酸菜,不然短短的时间里要弄出能够接待客人的菜真的很难。

为了不至于菜品太过重辣,王先生体贴的炒了几个家常菜,都是很快能出锅端上桌的菜品,看起来也很养眼。当然他早就备好了炖在锅里的银耳莲子红枣羹,甜蜜粘稠透明的羹食准备作为餐后甜点。

亚瑟先生看着王先生有条不紊的准备菜品,期间大火翻炒动作凌厉简洁,端出来的菜虽然家常但是看起来和闻起来都非常不错,可想而知品尝起来一定也不差。他抿了抿嘴,一言不发的帮忙摆好碟子和碗。

开饭,四人围坐桌前开始吃饭,阿尔惊讶于这么多菜中居然真的没有亚瑟的煤渣饼,然后自然是借助着勺子狼吞虎咽。亚瑟吃的也很认真,看着他重新找到动力的样子王先生只能祈祷他回去尝试做中式餐品从而炸掉厨房的时候没有人员伤亡。本田先生一如既往的沉默,对待每道菜仿佛自己的一切一样专心致志。

终于送走金发二人组,王耀放松的坐在沙发上,本田菊自然承担起洗碗的责任。

“阿尔先生一周后会把钱打到账户上。”戴着手套洗着碗,本田先生一本正经的告诉王耀,“在下觉得这个价格您会满意的。”

“啊啊辛苦小菊了。”懒洋洋的靠着沙发,王耀回答,“那两个人,真是别扭的一对啊。”

“怎么了吗?”本田菊很快的洗干净碗,他把自己拾掇干净,走过来坐在王耀旁边,端给他一盘刚刚切好的水果拼盘,“亚瑟先生说了什么吗?”

“也没有,就是觉得自己厨艺不好。”王先生笑了笑,“这也是他的特点之一啊。”

本田先生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在下觉得在餐桌上没有看到司康饼的阿尔先生还是有点失望的。”

“小菊也会吃那种东西吗?”

被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本田菊却立刻理解了王耀的意思。此时阳光正好蓝天晴朗,阳台和客厅之间的门敞开着,温和的暖风吹在两个人身上。本田先生坐直身体微微低头,看到对方额上的发丝因为随性的姿势而有点凌乱。

风太温柔,以至于本田先生就这样看着王先生的脸发了呆。

王先生任他发呆,靠着软绵绵的靠枕漫不经心的看着少儿频道的午间动画片。终于本田菊回神过来,王耀听到他轻声的回答:

“如果是您做的话,所有的一切,在下都甘之如饴。”

王耀笑起来,本田菊低头在他额上印下一个浅淡如此刻天空上的薄云的吻,两个人靠的很近,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里满满的自己。

因为这是何等甜蜜又苦涩的恋情,而你是这份恋情中一直卑微着的我的整个世界。所以你所给予我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

而暖风依旧吹动着茶几上摆放着的植物的绿叶,阳台上依旧满满的阳光明媚,外面的天空依旧浮动着薄薄的白云,本田菊听到仿佛天籁的回应,使他觉得一切都不真实起来了。

王耀轻声说:“我也是。”


   
评论
热度(18)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