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虫铁』星河


就这样,骑士轻松救下公主,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城堡,继续他的征途。盖因这一路上他拯救的公主不计其数,其数量之多堪比银河里闪闪发光的星星,每位公主都会爱上他。实际上只要目睹他的英姿,不止公主,连路过的牧羊少年都会芳心沦陷。因他是托尼斯塔克,而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
如若能得到骑士的一吻,排队的人可以环绕这小小星球几圈,而彼得帕克只是这小小属国的一位公主。在蓝星上公主的数量何其多,就好比地上啃草的棉羊,人民更感兴趣的是能耍猴子变戏法的流浪艺人,毕竟公主天天都能见到,而艺人一年才来一次。
但是公主已经爱上骑士,在他挡在他身前斩杀恶龙之时就已沦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彼得公主的好朋友知道这件事,他坐在公主被骑士周边填的满满当当以至于显得有些狭窄的小屋里抱着薯片大嚼特嚼,对公主的恋情予以建议:嘿彼得,如果你要斯塔克先生爱上你,你就得去靠近他,不然他都不认识你。
他记得我的。彼得抱着印有骑士头像的枕头,碎碎念坐在一边,他救过我,怎么会不记得我?
他救过很多人,不可能记住每个人都名字。嘿哥们,你就应该勇敢一点。
公主叹了口气,他把脸埋在柔软的抱枕中,贴在骑士英俊的头像上,仿佛印下虔诚一吻。
那时候彼得帕克还是个小小属国的平凡公主,他每天登上王国最高的高塔,远远凝视着远处的那座雄伟城堡,上面印着巨大的"A"字。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一一复仇者骑士城堡,一群勇敢无畏并且强大的骑士们的驻扎地,亦是他单恋对象的资产之一。他专注的凝视着那城堡,丝毫不知道在几个月后,等内战的硝烟弥漫在这片暂时还算宁静祥和的土地之后,他就能搬进那座城堡,接近他的梦中人,并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他的唇贴上骑士的眼睛。
但是彼得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公主没有预知的能力,他只是等到星星如钻石嵌在天鹅绒般的夜空之上,他那小小的王国亮起温暖灯光,亲爱的梅姨招呼他回家。他恋恋不舍的爬下高塔,为他和斯塔克先生在同一片星空下生活感到卑微而羞涩的幸福,这点微不足道的幸福足以使他盖上柔软绒被入睡时还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那只蜘蛛咬伤他后彼得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无比的惶恐,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终于被命运推进赌场的转盘,成为改变一切的一枚骰子,为骑士的赌桌前添上一枚筹码。
当然他那时太年轻也太天真,并没有能力改变那场赌局的结果。实际上也并非是斯塔克骑士那一方失败了,这场赌局没有获胜的一方。两败俱伤,四分五裂。
终于那被众人环绕的星星慢慢灰暗,托尼斯塔克褪下英雄的盔甲,也只是一个伤痕累累精疲力尽的普通人。那些围绕着他的一切都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复仇者骑士的城堡前。骑士并非脆弱不堪难以接受这一结局,只是起伏跌宕这么多年,无数次付出真心又被随意摔碎,他终于感到失望而疲倦。
然后彼得出现在他身后,激动到有一丝慌乱的问骑士:我不是在做梦吗?斯塔克先生,你是我的偶像!
那瞬间斯塔克骑士是被刺痛了的。他想到自己十几岁时多么崇拜骑士队长,渴望见到他一面并且当面诉说自己的狂热喜爱。可是等他真正见到那传说中的人物时,他已离青春期太远,以至于忘记了自己那愚蠢的喜爱,只记得后来那些沉重压抑的痛苦时光。
但他不是残忍的人,所以不会伤害少年炽热的心。
他说,你好,kid。

彼得对自己战斗的事情守口如瓶。他仍然是那小小王国里唯一的公主,民众虽然对流浪艺人更感兴趣,那也不代表他们放心公主从城堡的窗户里射出蛛丝晃荡着奔赴战场。所以聪明的斯塔克骑士为公主配备了更高级的装甲,用来代替他那简陋的粗布面罩。
那段时间像是做梦,斯塔克骑士总是愿意把时间花在他身上,花大把大把他宝贵的时间陪伴青春期的迷茫少年,用他聪明的大脑指导彼得那在他眼里简单得有些可笑的物理作业。彼得和他一起收拾内战残局,打打怪物保护民众。更多的时候他们在草原上骑马,在森林里野餐,吃梅姨准备的三明治,管家Friday精灵为他们倒上咖啡,他们静静靠坐在树下,注视着湖畔盛开的美丽水仙花。
彼得转头看向那男人,他已经不那么年轻,焦糖色的大眼睛下有风霜刻出的痕迹,脸上有一点点痊愈后变淡的淤青,手臂结实,手指上是硬茧。他仅仅是坐在那里,表情柔和而安静,就足以让少年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彼得想起人们关于托尼斯塔克的传说,他曾经是个傲慢自负的国王,可自从他不断斩杀恶龙解救人类之后,大家就忘记了他曾经的尊贵骄傲。而且现在他一点也不像一个拥有富庶一方的国王,或者说很久以前他就不再将自己视作国王。他本不需拯救世界,他本不需负担这悲伤的一切,但是他放下养尊处优的生活去承担了,脱下金衣穿上盔甲一一他已付出一切,你还能要求他什么,你还想要求他什么?
他坐在那里,他就是最好的。彼得想吻他,想扣住他的手吻他的光裸的脊背,留下暧昧的痕迹,也想只是将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空气里浅淡的雏菊香就这样睡一个午觉。他坐在那里,就是欲望和纯情缠绕着的爱欲之神化身,他是Aphrodite,是他的Eros。
可是彼得什么都没做,他只是凝视着他的侧颜,并且在斯塔克先生转头的瞬间移开视线。

后来公主追上了外星人的飞船,骑士为他授位,在那瑰丽梦幻的外星背景下,他们无比贴近星海。
彼得突然想起有一个夏夜,他偷偷贴在斯塔克城堡的窗户外,注视着斯塔克先生入睡。他还记得那安静疲惫的面孔,托尼斯塔克入睡时不像是安稳的睡着了,而像是永远的死去。那吓到了彼得,他从未见过一个人闭上眼睛,露出仿佛即将死去的神情,顿了几秒之后才会平稳呼吸。他吓得破窗而入,然后被弄醒的斯塔克先生邀请他去天台聊天。
他们躺在躺椅上,注视着星河横跨夜空如同打泼了一捧璀璨的钻石。他们聊了很多,随意的闲聊些什么,彼得问托尼蓝星会不会是一个人身体里的原子,托尼转过头看着他,用那蜜糖般的眼睛,彼得问完就觉得有些羞涩,因为他面前的是一位物理学天才。托尼却笑着说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
他笑起来的时候银河流进了他的眼睛,光芒万丈,又有着一些孩子气的温柔。
彼得挪不开眼睛,他没有追问这个问题,也忘记解释他为什么要在夜晚贴在斯塔克的卧室窗户外,以及那个冲动青涩的吻。
回忆到此为止,飞船外的星海诡异而充满危险,早已不是当年他们看见的静谧星空。而公主亦已成长为合格的骑士,他站在托尼身旁,坚定不移的为他执剑,披荆斩棘,在所不惜。
彼得对托尼露出一个笑容。

公主仍然没有向骑士表明自己的心意。但他知道骑士早已了解。
盖因他是托尼斯塔克,"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这句民谣曾经传唱过整个蓝星大陆,在托尼斯塔克最光辉的时候。那时他刚穿上盔甲,大家惊异于国王到骑士的改变,他做的一切都如此耀眼。然而时光流逝,人们越来越习惯一个时刻保护他们的铁血骑士,他们开始苛刻的要求他做到一切骑士应该做的,忠诚,服从,谦卑一一他们忘记了自己曾经唱过"人人都爱斯塔克",也忘记了托尼斯塔克本是任性的国王而非骑士,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卸下重负。
公主站在骑士身后,他们穿越星海,奔赴鲜血淋漓的未来。托尼知道彼得爱他,他知道一切,关于少年加速的心跳,关于那些盛满疼痛而甜蜜爱意的眼神,关于那个吻,关于少年本身。他所能做的只是允许他爱他。
飞船一个颠簸,一块陨石带着炫目的火光擦过,照亮一切转瞬又陷入黑暗。在昏暗的飞船里,彼得握住了托尼的手。少年总是容易满足,就像生活在同一片星空下足以使他甜蜜微笑,一个被默许的牵手就使快乐盈满他的胸膛。
在步向终点的路上,这对于年少的彼得公主已经足够。
如果再有一个拥抱就可以完全满足。

"后来呢?"Jonny眨巴着眼睛望向Jarvis,国王城堡忠诚的管家,"骑士和公主有没有在一起?他们是不是打败了外星人,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是的,王子殿下。正如你所说,尽管经历困难,他们还是幸福快乐的最终生活在一起了,现在也是如此,他们会永远快乐,直到他们手握着手一起死去。"Jarvis合上故事书,他摸了摸小王子的头,轻声说,"睡吧,晚安。"
"晚安,jar。"

实际上,骑士一个人回到了蓝星,他经历了很多困难,很多挫折和痛苦,很多支离破碎无法愈合的伤痛。但是他没有放弃,让我们略去那些不愉快的故事过程,因为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过程,关于一颗破碎的心,关于眼泪和悲伤,关于一句没有说出口的"我也爱你"。让我们直接看后来的故事吧。
后来呀,骑士终于找回了公主。你知道会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什么骑士做不到的事情,他可是托尼斯塔克,"彼得帕克最爱托尼斯塔克"。于是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一直,一直,直到永远。

2018-05-23
/  标签: 虫铁
   
评论
热度(10)
我的出生是为了做我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