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永无天日(暗恋,无实体恋情)

私设如山,ooc如山

瞎几把写,求轻打


01·

暗恋就是一件除了你喜欢的那个人谁都知道的事。

 

02.

路明非把试卷裁成两份,拿其中没有名字的那一份折成纸飞机,百无聊赖的向窗外掷去,被走廊里的芬格尔一把接住摊开,果不其然上面满满写着楚子航的名字。他吹了个口哨,重新折好飞机,用力送出让它向隔壁楼飞去。

隔壁楼的一个男生被纸飞机砸到头,满脸愠色的捡起来看了一眼,大概骂了一句什么,随手向更底层甩去。

路明非坐在教室里,让额头靠着冰凉的窗户,看着那只命运多舛的纸飞机摇摇晃晃到楼底。他也没说什么,坐下来订正还幸存的那半张卷子。芬格尔拎着可乐进来,一屁股坐在路明非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哥们,一次小小的失败不能打败我们,继续坚持。”

路明非似乎是笑着抬头,芬格尔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在喧闹的课间休息里把路明非的头按下去让他趴着休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路明非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嘴角笑容的弧度还未消退下去,眼泪却慢慢溢出来浸湿了校服衣袖。

 

03.

暗恋是艰辛的。

像沦陷在沼泽中不断下沉,徒然挣扎着虚耗所有心力。可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一个转身,一个对视,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就足够再注入全新的力量,于是再次循环到筋疲力尽,再次重获新生陷入深渊。

为什么不拾起勇气说出口呢,为什么不从这卑微而甜蜜的深渊中逃出呢。

我配不上。

会被拒绝的。

他不会喜欢我的。

会连朋友都做不成。

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就好了。

 

因为太多质疑自己的话语在脑中盘旋不去,路明非曾经完美的沉默守着这个秘密度过了初中三年,直到高中遇到芬格尔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芬格尔机缘巧合下得知了这件事,然后全班都知道了。他用不知道什么方法让大家完全没有表现出对同性之间的爱慕的厌恶,反而万众一心的想要帮助路明非,让路明非这个一直以来的小透明诚惶诚恐,却也深深的觉得承受不起。

“只要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不知道,全世界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不还是暗恋吗。”诺诺拍着路明非的肩膀安抚他说,“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的!”

大概是被大家都知道了,有点自暴自弃起来的路明非干脆明目张胆起来了。反正楚子航在另一个年级不会关注到他们,班上的人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后来就算是叠写有楚子航名字的彩色小星星这种事,也敢招呼班上的女同学帮忙一起了。

大家嬉笑着在课间编着星星,活泼点的会打趣路明非,男同学靠在旁边边聊天边看女生们齐心协力的帮忙,时不时伸手帮个倒忙,被女生娇俏的打开手。也有人塞糖果和巧克力到玻璃罐子里,彩色的玻璃纸在阳光下折射出甜美的七彩光芒。

或许是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蠢蠢欲动的有关暗恋的小秘密,所以大家帮助路明非的时候格外卖力,最八卦的女孩也做到守口如瓶,起哄鼓励让路明非去告白的时候格外真挚。或许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这样义无反顾去告白的梦,一切为路明非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为了触碰到这个对自己而言遥不可及的梦。

看着路明非终于鼓起勇气抱着玻璃罐子走出班级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湿了眼眶。

 

04.

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根本不能不爱他。

 

路明非三天都没有来上学。全班都陷入一种莫名的沉闷气氛中,连着那三天的大课间都没有人大声说一句话,没有人在教室里嬉笑。

直到路明非背着书包在某个清晨如往常一样晃晃悠悠走进教室,本来在早读的吵闹班级忽然安静下来,路明非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注意到全班的视线洗礼,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奇怪的问:“怎么了?我裤子拉链开了?”

全班慢慢的恢复了之前的声音。路明非把书包放下,芬格尔关切又有些不安的盯着他,等路明非坐下后他才问:“想开了吗?”

路明非收拾着桌兜里发下来批改过的卷子,转过头灿烂一笑,却掩盖不掉他苍白的脸色和眼里深深的悲哀。

他说:“没办法,想不开。”

 

05.

 

他只是不喜欢男生。

 

06.

班上再也没有人敢提这件事,就算是在楚子航的那一届走后,这个名字在班上也是个禁区。班主任在为他们这一届高三鼓舞士气的时候说上一届考上清华的楚子航多么优秀,全班的人却都不约而同的冷下脸沉默。

仿佛楚子航拒绝的不是路明非,而是所有人藏在心里那个脆弱的梦。

 

下雪的那天大家趁体育课狂奔到操场上玩雪,试图堆一个雪人。后来体育老师像赶小鸭一样把所有人赶回班级,大家纷纷脱下手套对着冻得通红的手哈气,路明非一个人躲到卫生间,掏出手机犹犹豫豫不知道要不要发消息。

他是加了楚子航的,不过一直在列表做一个小透明。楚子航大概也是不知道他是谁,不然可能会删掉他吧——也说不定,楚子航那么优秀,喜欢他的人也很多,彩色星星这个注意多么烂大街,或许他早就忘记了那个下午抱着一大罐彩色星星告白的人到底是哪一个了。

路明非觉得能给楚子航偶尔的说说点赞就很满足了,他不敢是第一个赞的人,怕太显眼。幸好喜欢楚子航的人那么多,路明非很快就能淹没在人潮中。

学校飘雪的那天楚子航发了条说说,北京下雪了。

路明非终于没忍住,他一字一句的敲下一大段话,又逐字删掉。下课铃响起,意味着很多同学要到卫生间来了,路明非终于下定决心把那句话发出去,又慌忙把手机塞回口袋,用手背胡乱抹掉脸上湿意。

 

07.

最终任路明非怎么努力也还是没能考上那所闪着金光的大学,他去了一个有很多樱花的地方。高中就这么匆匆结束了,毕业的时候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十年》,然后就变成了大合唱。

大家唱到那句“一边享受一边泪流”时,有个女生突然哭着说,她高中最大的遗憾不是高考失利,而是路明非以失败告终的暗恋。

“我真的很希望你能成功,”另一个女生几乎泣不成声,“我真的很认真很认真的替你折星星,每次叠的时候都会祈祷他能接受。”

像是青春里齐心协力做的一场梦,骤然破碎,让人无法接受。

 

最后安抚好大家的情绪,唱完歌依次离开的时候,诺诺最后一个走,她问路明非:“你还喜欢他吗?”

路明非笑起来,他轻轻拥抱了诺诺一下,用力点了点头。

诺诺说:“那以后,只有你一个人了,要更加努力啊。”

路明非继续点头,诺诺沉默了一下,继续说:“如果太辛苦的话,就放弃吧。”

路明非笑着,任诺诺伸手替他擦去眼泪。

 

08.

你可能永远也不记得我是谁。

你可能永远不会接受我。

 

嗯,我暗恋你。

只是你不知道。

 

 

Fin


2017-10-04
/  标签: 楚路
10
   
评论(10)
热度(87)
我的出生是为了做我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