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On The Top(粉丝楚x明星路)(下)

 前言:我真的努力扭转剧情了!快来夸我!!!

另,文中所有歌都是确有其歌,只是不是明非唱的。


<下>

那年中秋,楚子航躺在宿舍的床上,室友都回家过节了,他妈妈和继父去国外度假,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点开手机,手机的桌面壁纸是那张昏黄灯光下的两人合影。带着兜帽衫的青年对着镜头笑着,修长手指勾下口罩露出脸,像素模糊的照片里的他看起来有点疲惫颓废,但仍然清秀而腼腆。

楚子航注视着照片,轻声说:“节日快乐,明非。”

 

中秋节的晚上路明非推掉了《屠龙少年》剧组的杀青宴,他向大家挥手告别,制片人追过来非要和他喝两杯,路明非连连推辞自己不胜酒力,最后还是不怎么说话的绘梨衣出口让他脱身:“别逼他了,他不会喝酒。”

制片人露出了然的表情,用力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羡艳的小声说:“有一手啊明非。”

路明非露出一个微笑,绘梨衣给他比了一个“V”的手势。

芬格尔递过风衣让他披上,为他拉开车门。路明非从去年开始就被诺诺严厉警告不能私自外出了,狗仔随时都注意着他的动向,所以路明非的出行都有芬格尔跟着。他有点疲惫的靠在车后座,问坐在副驾驶的诺诺:“中秋祝福发了吗?”

“还要你操心这种事?”诺诺对着镜子补妆,“诶,明年GN电影节你肯定要去了。”

“怎么?”路明非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现在就有消息了?对了,诺诺你今晚没约会吗?”

诺诺转过身伸手在路明非鼻子上刮了一下,路明非注意到她换了深红色的指甲油,听见她漫不经心的说:“凯撒回意大利处理事务了,我今晚去苏茜家party,你有什么安排吗?还是和我一起去?”

路明非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是回去补觉吧。芬格尔开快点,咱们回去还能看部电影。”

“诶,你要不要和绘梨衣公开了?”诺诺看着他,路旁的霓虹灯在车窗外闪过,路明非避开她的目光转过头看着窗外,“源稚生很关心他妹妹哦。”

路明非淡淡的说:“你觉得呢?”

诺诺说:“我觉得绘梨衣是个不错的姑娘,而且源氏对你事业的助力也很大——不过决定权永远在你,明非。”

 

“When you hold my hand ,I let you in and kick my demons out ,you makeme who I am.”

(当你握住我的手,你走进我的内心驱逐我心中的恶魔,你让我更加真实。)

哼唱时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那个深夜骑着自行车带他飞奔的青年低头时柔和的笑。

那样的笑容出现在清冷的脸上,如同夜里无声绽放的昙花。

 

“我是从歌手出身的,可是现在我都快忘了上回唱歌是什么时候了。”

路明非对诺诺笑了笑,芬格尔给三人面前杯子倒上冰啤酒,诺诺豪气万丈的端着杯子一饮而尽。她撩起自己的红色长发,斜靠在沙发上看着路明非:

“这一切都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明非。你不要让我推掉苏茜的party后在这里听你酸唧唧——芬格尔,给我满上。”

“诺诺说得对,明非,谁还走在一开始选的那条路上?”芬格尔举杯,“敬我们的大明星路明非!”

“敬明非,你是个成功者!”

路明非抬头看着他们:“听我说几句好吗?”

“我总是有在做梦的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实。”他握着杯子,直直注视着玻璃杯里气泡的消逝,“我感觉我不属于这里···你们知道吗,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从现实坠入梦中。我总觉得你们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那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诺诺安静下来,“明非,告诉我。”

“可能是拍《屠龙少年》太入戏了吧···我总觉得,我们应该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每天,屠龙降魔。我知道这很蠢,诺诺,可是拍戏的时候,融入那个故事的时候,我才觉得有归属感——但这种归属感就像是只有我一个人醒着而你们都在梦中,我们不该是这样的,诺诺你不应该只是个经纪人,芬格尔也不该是个生活助理——每个人,每个人都不应该是这样的你知道吗——”

啤酒杯被打翻,路明非闭上眼睛克制住颤抖的手指,诺诺越过茶几伸出手揽住他的肩膀:“好了,明非,好了,你喝多了。《屠龙少年》只是系列电影,你压力太大了——明非,睡一觉就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是个故事。看着我,明非,睡一觉起来就好了,我保证。”

路明非靠在她怀里,半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路明非知道自己只是压力太大了。

做每一件事都会成为话题,说错一句话就会上热搜,出门吃个饭都要帽子围巾带的严密,被狗仔围追堵截到几乎没有私人空间,他喘不过气来。

微博留言下攻击他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偶像光环吸引的低领脑残粉也越来越多。尽管他一直谨慎小心克制公共场合的言行,树立正能量正面形象,捏造事实抹黑他的通稿还是铺天盖地。

路明非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的话——他说一定不要走一条一眼就能看得到结局的无聊的路,所以选择了风云变幻的娱乐圈——可是这条路原来也是如此贫乏无趣。

他已经累了。

 

 

“Whenyou say my name,you are loosing who how drowning out the crowd.”

(当你呼喊我的名字,你迷失在混沌,逐渐淹没在人潮中。)

楚子航停下脚步,街边的奶茶店的音响放着柔和的男声,熟悉的音色吸引他停下脚步。他站在门口,认真的听着歌,随着旋律和节拍微微点头。

 

“You will be my real life,youreally like the sun behind the clouds.”

(你会是我钟爱的一生,如同藏匿云彩后的光芒。)

路明非向媒体鞠躬,摄影机咔嚓咔嚓的声音和记者们急切的询问都仿佛远去,诺诺抱着胳膊在后台远远看着他,伸手想要绕住发丝时才想起自己已将长发盘起。

芬格尔站在她身边:“应该说是可惜了。”

诺诺笑起来:“急流勇退也未必是错。”

“在娱乐圈可没有急流勇退这一说,我以为明非会一直发光到暗淡为止,像其他人一样做一辈子明星。”芬格尔叹了口气,“他能这么快抽身也有你的功劳吧?他和公司解除合约之后我就没饭吃啦。”

“你可以去让他收留你啊,你在的话他的抑郁症会好点,多开导开导他知道不。”诺诺注视着那个闪光灯下的身影,她沉默片刻又轻声说,“而且,这不是陨落——”

“是重生。”

 

“And we higher than the sky?Arefeeling so we never come behind.On the top is just us.”

(似乎我们置身大气层之外,这是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云岑的顶端仅有你我。)

楚子航不太喜欢喝奶茶这些东西,但为了听歌他还是进去买了杯。店主是个穿着狂放不羁的外国人,系着少女粉绿色的围裙看起来颇为滑稽。

楚子航注意到这家店里放的都是路明非的歌,甚至还有以夕阳的刻痕的假名出的《Yesterday》,看来店主也是路明非的死忠粉。

他实在是不善言辞,所以只是安静喝完奶茶之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他回头看了一眼店名,将它记在心里。

 

“We broken to a part watchingthe skylights,and we have brought some x cups.”

(透过天窗看到的世界残缺不全,但我们已经做出了选择。)

路明非戴着鸭舌帽走进店里,芬格尔把打烊的牌子挂出去,端给他一杯热可可。

“我觉得开奶茶店真不是个好选择,我根本不适合粉绿色!”芬格尔抱怨道,“你倒是来店里帮个忙啊明非。”

路明非看着他的围裙噗嗤笑出来。

 

那年路明非站在聚光灯下唱着歌,楚子航抱着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在后排远远看他。

看他安静柔声歌唱,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发着光。

 

“On the top is justus.”

(云层的顶端孤留你我。)

某个春日午后楚子航像往常一样走进那家奶茶店。

 

“You are my real life.”

(而你会是我一生钟爱。)

 终于给芬格尔放了假的店主路明非在柜台后面对他微笑。

 

 

于是春暖花开,他和他遇到毕生所爱。

 

 

FIN

 

 

 


2017-09-01
/  标签: 楚路
   
评论(21)
热度(166)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