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倒带

前言:推荐听《Running up that hill》这首歌。

150fo感谢,我这么垃圾的写手也有百fo,感谢大佬们不嫌弃。

写点东西开心开心。可能有把小刀···只是小刀!

 ---------------------------------------------------------------------------

 

如果我可以和上帝做一个交易。

 

路鸣泽说:“好的。”

路明非提出了交易。

 

神盖上面具,掩住那张他熟悉的脸。

那句“师兄”回到他喉间。

王与王回到攻击前那一刻。

芬格尔收回举起的刀。

那支命运的矛回到奥丁手里。

最后的四分之一回到他身上。

那辆雨夜里的迈巴赫驶离奥丁。

诺诺拉上了浴室的帘子。

薯片和那本《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脱离路明非的手回到架子上。

他从诺诺的房间窗户翻出。

 

路明非从直升机上退下来。

白王被轰得四分五裂的心脏恢复原状。

红色的命运线抽离绘梨衣的身体。

白色的茧消失不见。

源氏兄弟从相偎到背离。

落日升起。

那辆列车回到出发点。

卡塞尔三人组倒退回学校的飞机。

东京的夜雨重新变成天空的阴云。

 

颂歌回放。

所有人倒着涌出教堂门口。

地铁通道里的白色花朵合上花苞。

所有的牌回到荷官手上。

路明非回到赌桌前。

怪物回到巢穴。

断裂的摩天轮自己愈合。

黎明变成月夜。

路明非从137开始数到1。

“师兄有多少根眼睫毛?”

夏弥拿给他们的可乐回到售货机。

稳稳垫脚落地的她跃回藏身地。

他和楚子航抵达墨西哥。

 

蓝色染色剂从零的衬衫上回到路明非的试管。

倒出的酒流向酒瓶。

冲向凯撒的子弹回到枪膛。

卡塞尔的火车退回出发站。

红色法拉利和夕阳都回到原点。

路明非手里的“i”返回后台。

草莓味冰淇淋从融化到凝固。

新生邀请函回到学校的邮箱。

“夕阳的刻痕”成为未注册名。

路明非爬下天台。

 

陈雯雯将《情人》翻回第一页。

 

路明非脱下书包,放回球鞋。

墙上标示身高的刻痕消失。

他从那间满是爬山虎的房子里醒来。

柔软的被子回到身上。

妈妈唱了摇篮曲。

爸爸把小小的路明非抱上床。

“该睡觉了,明非。”

 

如果一切回到最开始的那个点。

 

 满是阳光的房间里,小路明非看着碗里的午餐发呆。

“妈妈。”他说。

“怎么了,明非?”母亲微笑着看他。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个叫楚子航的人。”小路明非抬头,面庞在阳光下如同天使,“记得把我的名字告诉他,告诉他,我很抱歉。”

“楚子航是谁?”她疑惑的问。

而那个孩子只是安静的注视着她,用一种奇异的平静的眼神:

“一个我已经没有机会再认识的人。”

 

 

如果我从开始就不存在。

 

 

你会好好活着吗?

 

Fin.


2017-08-26
/  标签: 龙族楚路
8
   
评论(8)
热度(44)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