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Orange Sky (灵魂伴侣梗)

前言: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这个梗,但我所看到此梗来自随缘盾铁文,作者是cages.

结局瞎几把写的,我自己理解中的龙族结局。

预警一下,有把刀。不过是把小刀。

喜欢《orange sky》这首歌。

“在你的爱中,我有我的救赎。”

 

——镜子正面——

 

 

“在这个世界中,你的灵魂伴侣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会印刻在你的皮肤上。”

 

路鸣泽坐在酒店的床上晃荡着小细腿告诉路明非这件事的时候,路明非刚吃过晚饭,正对着卫生间的镜子刷牙。他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毫不在意的接了杯水漱口。黄昏时刻夕阳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小恶魔的轮廓线散发着柔光。

“哦。”拿毛巾擦掉嘴角泡沫,路明非转过头问他,“这是什么鬼畜的设定?怎么以前没听说过?”

“只有少数人才拥有的专属设定!哥哥是我们的VIP顾客,所以我们给了你特殊待遇~”

路鸣泽笑嘻嘻的这样说了。

“我的灵魂伴侣是谁?”路明非想了想,问道。

“这个我们就不能透露啦,哥哥,想想看,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剧透哦~”路鸣泽跳下来敬了个礼,“那句话在你背上。汇报完毕,over。”

路明非脱掉衬衣,转过头在镜子里看到那句话,再次看向房间时路鸣泽已经消失了。

 

房卡刷开房间发出嘀的一声,路明非手忙脚乱的套上衣服,夏弥蹦跶着进来,看到他在穿衣服故意发出尖叫:“哇!少儿不宜!路师兄你在干什么呢!”

她身后抱着毛毯的楚子航淡定的说:“我拿了毯子,今晚我们三个得睡一间房。”

路明非点点头,夏弥捂住眼睛俏皮的吐舌头:“限制级!”

“捂眼睛的时候不要把手指叉开。”路明非笑着接过话头,他目光扫过窗外夕阳,肩胛骨处印着那句话的地方灼烧着泛痛。

 

“师兄,你相信灵魂伴侣吗?”

走出教堂,路明非被外面的阳光晃了眼,这句话突然脱口而出。

楚子航侧过头看他,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离开,他知道他去了哪里。地铁通道里满地绚烂的白色花朵犹在眼前。

而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

 

背后仍然刺痛,路明非把衬衫脱下又穿上。

 

芬格尔会知道完全是意料之外。虽然路明非觉得自己可以相信芬狗,但相信和坦诚并不是一回事。这完全要怪芬格尔的粗心眼,谁会在别人洗澡的时候非要挤进进浴室拿东西?

虽然路明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拿大浴巾遮住自己,还是被芬狗看到了背后的话。芬狗先没反应过来的嘲笑他居然在背后纹身,然后他们相对着沉默着。

水滴从渐渐冷下来的皮肤上滑落,那行字所在的地方快要烧起来了。

显然芬格尔也知道灵魂伴侣这件事。

 

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是诺诺。在一次学校的吧台陪诺诺喝酒时,诺诺先挑起的话题。

“真正匹配的就是那种——灵魂伴侣。”

红发的女孩似乎对这件事已经有了把握,她总是这样,对这些神秘的事了如指掌。她端着玻璃杯,在灯光下慵懒的晃动着杯里的冰块,透明的光芒折射在她的眉梢眼角。路明非看着她,她说:“告诉我吧。”

于是路明非把那句话说出来了。他注视着她,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了。

诺诺闭上眼睛,手指绕着红色发丝,她轻声说:“你知道,我不会说这种话的。”

路明非笑着把酒杯举起来,他知道。一直知道。

 

第三个是零。俄罗斯女孩只是潜到背后袭击了路明非,迅速把他的衣服撩起来看了一眼。

为此他们成功上了校园版的八卦论坛首页。

 

第四个是凯撒。这不奇怪,凯撒总是非常关心他的小弟,并且热衷于和自己的小弟一起泡温泉。如果路明非不答应他,他就会很伤心。

 

第五个是绘梨衣。

路明非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她。因为后面那句话是中文。可是他还是很爱她。很爱。很爱。

失去她很痛。痛到他可以忽略背后那行灼痛着的字。

 

奇怪的是,明明和楚子航相处的时间最长,明明他是最老妈子的关心着路明非的人,楚子航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有的时候路明非甚至都想主动和楚子航谈谈这件事了,以开玩笑的口吻——“诶师兄你知道么我背后有行字诶。”

可是他想,没关系的,人生那么长,总有一天他们能坦然的互诉衷肠。

楚子航总是在他身边,他们总是待在一起,训练,去食堂,出任务,深夜谈话。只要他愿意,师兄甚至能在出任务时和他通电话聊天。

 

路明非系好领带,对着镜子练习帅气的微笑,楚子航站在宿舍门口等他准备好。

路明非想过他们会一起去参加学校的舞会,会参加彼此的婚礼,会在中年时一起喝酒。

但他从未猜想过楚子航的微笑会有多温柔。那可是高冷的师兄啊,大概在婚礼上也只会抿嘴来表示自己不是冷着脸吧。

可是那时候楚子航的确在微笑,在卡塞尔清冷的月光下,对着穿着礼服的路明非。

他们一起去参加了楚子航的毕业舞会。他们肩并肩的走进了舞池。

 

在回去的路上楚子航邀请路明非跳了一支舞。路明非有点不知所措,但他答应了。

在学校的小径上,月色如水树影摇曳,踩着节拍起舞的两人。

 

路明非知道屠龙的生活有多危险,他试想过失去任何人——凯撒,芬格尔,甚至诺诺。

除了楚子航。

 

他怎么会失去师兄呢,他总是能找到他的,不是吗?

 

路明非穿着连体海绵宝宝睡衣,靠在床上懒洋洋的和楚子航聊天。只有面对楚子航的时候,他是那个怂包的、可以随时偷懒的、什么都不会的路明非,而不是全知全能的学生会主席。

楚子航刚出任务回来,冷峻的神色在和他闲聊时逐渐放松。考虑到自己和楚子航之间的时差还有明天上午去巴西的那个任务,路明非不得不告诉楚子航自己要挂断了,师兄快休息吧。

楚子航说:“早点睡,明非。”

路明非嗯嗯点头:“好的,师兄。”

楚子航说:“下个任务结束,我会早点回来。”

路明非闭上眼睛。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通讯结束了。

 

背后如撕裂,如灼烧,如腐蚀。

如钻心之痛,刻于肤表。

 

他最后还是找到了楚子航。只是师兄并没有认出他来。楚子航的脸很安静——那张曾经对他温柔笑过的脸啊——黄金瞳灼灼燃烧着。

这已经不是师兄了。

这是王和王的决斗。

至死方休。

 

那些陪他无言度过的时刻,那些地铁通道里的绝望的白花,那些东京的冷雨,那些他们面对过的彼此的脆弱和痛苦,那些只有路明非看过的、无比温柔的笑容,那支无声的舞啊——

如他所料。他失去他了。

 

永远的。

 

在墨西哥酒店的那个午后,路明非努力转身去看镜子里的自己,肩胛骨处那行字清晰的扎进眼睛。

 

“下个任务结束,我会早点回来。”

 

 

 

——镜子反面——

 

楚子航的胸口处刻着一句话。

他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是谁。

 

“好的,师兄。”

 

 

Fin.


2017-08-25
/  标签: 楚路
28
   
评论(28)
热度(76)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