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十

【楚路】Time to Say Goodbye

前言:没有龙的世界里高中的楚路。

大概是一个中长篇的流水账,他们从高中开始到高中毕业的故事。私设如山。挺ooc的。

大概乱七八糟又仓促落幕的就是青春吧。



00.

 

现在

我重新把你推回人海中

不希望再有交集

可是要珍重啊

你回过头说

总有一天还会再相遇的

——网易云评论

 

 

01.

 

路明非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中铺的小孩在三个小时精力旺盛的吵闹后终于陷入安稳睡眠,整个车厢的人都在这难得的安宁里快速入睡,除了他。

车厢的窗帘没有完全拉起,路过一站时昏黄的灯光从缝隙中漏下来,路明非伸手去接那束光,枕下的手机震动,他回了消息。

他说:好。再见。

 

02.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能考到市一中来。

 

他是抱着稳上三中,考上二中,奢望一中的心态参加中考的。因为小胖子路鸣泽要参加初二数学竞赛,婶婶一家都去陪考小胖子了,所以他一个人进的考场。

他坐的位置在五楼的窗边,低头可以看到校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焦急的陪考家长。路明非知道没有在等自己的人,他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顺便瞄了一眼后面一位满脸麻子的男生的准考证。

唔,市实验初中的,看来是个学霸。

他这么想着,看了一眼时间,离发卷还有三分钟。

他起身和老师说要上厕所,悠闲的晃到小便池解决问题,回去刚好发卷。

最怕的数学科目大题不难,但是有几道选择题却让人一头雾水。路明非的预期也就是一百二左右,所以心态非常放松的做完了自己会做的题目。考试还有五分钟结束,数学最后三个选择题完全不会做,路明非本打算靠蒙了,后面的麻子脸同学轻轻敲了敲他的背。

路明非扭头,对方说:“同学,能不能帮我捡一下橡皮。”

他俯身捡起橡皮,还给对方的时候垂下眼帘,在麻子脸的答题卡上飞快的扫了一眼。

三个B。

不管对不对,横竖自己也不过是猜,路明非认认真真的把答案涂了上去,毫无愧疚感对着完成的卷子吹了口气。

 

2014年的中考考场上,空气里满是燥热不安的情绪,在离数学科目考试结束还有四分三十一秒的时候,路明非同学的九年学生生涯中第一次作弊,非常成功。

 

那年他数学考了140分,总分685分,市一中刚好扩招并降低分数线到684分。

路明非低空飞过分数线,降落在市一中的门口。

 

 

在军训前一个星期路明非就被送到学校来了。婶婶说提前到学校里会容易适应一点。一中是寄宿学校,所有人都必须住在学校里。

其实为什么被送过来,路明非心里很清楚。

婶婶边煲汤边说,一中也不是那么好嘛,这两年教学质量不断下降,好老师都十六中挖走了。你看,还降分录取了,学生质量马上就降下去了。诶,明非,我不是说你。你到学校里好好干,考个一本,我也算对得起你爸妈了。

小胖子路鸣泽出门和同学喝奶茶去了,他奥数比赛没考上,得不了保送一中的机会,所以需要出去多玩玩散心。叔叔准备明年花钱送他进私立学校十六中。

婶婶又说:一中要寄宿,路鸣泽从小都是惯大的,怎么能适应。明非你自理能力好,先去锻炼锻炼,以后好适应社会。

路明非掐着掌心,很努力很努力的微笑面对。

 

他尝到一点很久以前就以为不再会有的酸涩。舌尖发苦,手心涨涨的痛。

他觉得他已经很乖很听话了。

他觉得。

 

路明非下楼到宿舍楼旁边的超市买方便面,他的目光在货架上各种各样口味的方便面上流连,仔仔细细搜索过一遍后他疑惑的喊老板娘:“诶,阿姨,怎么没有老坛酸菜牛肉面啊?卖完了?”

阿姨正忙着算账,头也不抬的说:“你找找,昨天才进的货,可能摆在里面。”

路明非又看了一遍货架,确认了自己的视力没有问题,他挠挠头:“真的没有啊!”

转头看到阿姨正在忙,只好嘟嘟囔囔的小声说:“算了算了,换个味道吧,反正芬格尔那家伙应该囤了一点···”

他抱着买好的几桶不同口味的方便面往结账的小柜台走去,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路明非艰难的回头,一个高挑清俊的帅哥晃晃手里那桶老坛酸菜牛肉面,冷淡的说:“同学,要不要换一下?”

路明非呆在原地,盯着对方规规矩矩的校服领口,愣了几秒当机了——这同学一定是校草吧,长这么帅?

等他反应过来后赶紧说:“不用的,谢谢你啊,我买其他味道也可以···”

“我不想要这个味道。”对方说,“随便换一下吧。”

于是路明非用红烧牛肉面和这个男生交换了一下,结账的时候路明非说:“哎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交个朋友呗。”

帅哥比路明非高一些,侧头瞥了他一眼,满脸冷淡的样子。路明非尴尬的摸摸鼻子,以为对方不想回答,正准备找一句玩笑话收场,帅哥却开口了。

他说:“楚子航。”

路明非又呆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哦···你高几啊?”

对方已经结完账,从阿姨手里接过校园卡和方便面,他把校园卡揣在校服口袋里,有点不解似的轻轻歪了歪头,路明非简直要捂眼睛——这个动作果然帅哥做起来就是杀伤力max。

楚子航收拾东西走之前轻轻说了句“高二”,然后留下来的路明非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自我介绍。

回去的路上他想,学校还有这么酷炫的学长啊。

 

婶婶的汤煲好了,她小心翼翼的隔着厚手套揭开砂锅,香气弥漫在厨房里。路明非识相的准备回房间,婶婶却叫住了他,给他盛了满满一碗炖的酥软的排骨,轻轻搁在餐桌上。

路明非有点不解的看着她,她淡淡的说:你先吃排骨吧,等路鸣泽回来再喝汤。你以后就是高中生了,食堂伙食肯定没有在家里好。

路明非默默的坐下,拿着筷子的手心泛痛。涨涨的酸痛。


-TBC-

2017-08-21
/  标签: 楚路
4
   
评论(4)
热度(90)
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很满足了。